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谁言冤怨报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谁言冤怨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章谁言冤怨报

    “哦,没什么。WwW.QuDuDu.NET”

    甄淮不自然的回答。

    那个纸条甄淮扔出去的力量比较大,再加上距离近,曾珠出来的急,所以在曾珠的眉心中现出一个淡淡的红印,像极了美人痣,映衬着曾珠更加的美。但是,由此可见,疼也是肯定的。

    一声意外的轻叫后,曾珠恨恨的看着甄淮,眼里满是怒气,在她看来,甄淮这是故意的。

    面对这种情形,甄淮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道歉肯定很苍白,不说什么呢,自己又很憋屈,然而,微微一愣神之后,甄淮还是说了声“对不起”,而后转身走向饭桌,黑妮见状,虽然不明就里,然而她也似乎看出了什么,所以也没说话,转身回来了。

    “你们认识?”

    坐到桌前,黑妮问。

    “嗯,她是曾强的妹妹。”

    看了一眼黑妮,甄淮淡淡的回。

    “哦?”

    黑妮听甄淮这么说,似有所悟的瞟一眼甄淮,看向曾珠。

    “她朝我们这儿来了,她很美啊。”

    黑妮深深的看着甄淮,低声道。

    “唔!”

    听黑妮这么说,甄淮一愣,扭脸看去,可不,就看到曾珠稍稍愣神后,还真迈着莲步朝这儿走了过来。

    她想做什么?

    一个疑惑闪在心底,甄淮坐着没动,也转回了头不再看她,也许黑妮说的不对,朝这走就代表来找我?

    “怎么了,不欢迎我?”

    边坐边说,明显是冲着甄淮说的。

    斜眼看着甄淮,曾珠挂着一脸的似笑非笑。

    “没有,请坐。”

    甄淮没有表现出什么,慢声道,外一边挪了挪凳子,给她闪出位置。

    “你们聊,我去看蔡村点好菜了么。”

    黑妮作势欲起。

    “你坐着,还是我去吧。”

    甄淮伸伸手,示意黑妮。

    “我去吧,你们都是女士,聊起来有话题。”

    看黑妮听自己说后还真没起身,也想趁机摆脱这个颇显尴尬的,边说边站起了身,顺势伸个懒腰,甄淮转身要走。

    “你给我坐下!”

    竟是命令的语气,低而坚定,脆而森严,甄淮心中一震,回转身,低头看去。

    “我是很美,却不是给你看的,你给我坐下。”

    又是一遍,呵呵,甄淮乐了,坐就坐,谁怕谁啊。

    “来,喝茶。”

    微笑挂在脸上,甄淮给黑妮和曾珠的茶杯里倒着茶。

    “你很开心吧,明天就能出院了?可是,你知道我哥是什么情况么?”

    曾珠看着甄淮,低低的继续。

    “是,我是很开心啊,明天出院。你哥?你哥谁,我认识?你我都不认识,哦,不对,你我是认识的。”

    甄淮也看向她,语调轻浮,逐条回答着。

    “你不就是这个医院的护士么,名字叫曾珠,我是从你胸牌上看到的,你没告诉我,我也没问你,就不怪你没告诉我了,呵呵。”

    “你?”曾珠恨声,却不知再说什么好,双眼似要喷出火来,却努力咬牙忍住,抿紧了嘴唇,定定的看着甄淮。

    “呵呵,我也很帅,却不是帅给你看的。”

    甄淮‘恶’意的笑,挑衅的道,微微坐直了身子,也是直直的看着她。

    听到她是曾珠,黑妮自然联想到了她极有可能就是曾强的妹妹,眼中一亮,随即低下头去,本打算说点什么的,这时节却选择了沉默,并且默默的起身去了店内。

    黑妮很聪明,知道这种场合最好没别人,爱怎么随他俩呗,我何必掺和在这儿。

    “咱俩不认识吧,你哥是谁,麻烦你告诉我。”

    甄淮坏笑着明知故问。

    “你,可恶。”

    舒出一口气,曾珠极是无奈的冒出这么一句后,眼中露出厌恶的神色,看了一眼甄淮,生气的扭过头去,看向了一边。

    “好了,你别生气了,喜欢吃点什么,我让‘菜墩’点。”

    说完这句话,甄淮怔住,这口吻怎么和恋人似的,我怎么了?她可是‘仇人’的妹妹啊,我怎么心生柔媚了呢?

    幸好此时曾珠没看到甄淮的表情,不然她也会很惊诧甚至大感意外,此时的甄淮是低眉笑目,满脸的恭顺,似理屈的赔是。

    “咕噜”一声,甄淮赶忙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掩饰着自己的慌乱,沉淀着心情,偷眼瞧瞧四周,没人注意这儿。

    “你知道我是和谁在一起吃饭么?”

    似乎消了气,曾珠恢复了平静,脸上现出淡漠,漫不经心的瞟一眼甄淮,轻声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甄淮耸肩,表示无所谓,但是他知道曾珠之所以这么说,肯定会有下文,所以也就耐心的等她往下说。

    “就是我哥的那几个兄弟,下午都来了,都在医院。”

    再也不看甄淮,曾珠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告诉甄淮。

    哦。

    闻言,甄淮没吭声,其实你在问我知道你和谁在一起时,你就已经告诉了我,现在再明白的告诉我,是威吓还是关心?我还真不知道你真正的用意。

    看来他们现在就在这个小饭馆里了?也难怪,这医院附近就这么一家口味比较好的饭馆,也就这么一家人气很火的饭馆,只要一出医院的门,大多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家饭馆了。不是附近饭馆少,而是人的一种怪癖,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挨号等着的地方,哎,越是有人往那儿挤去那儿等,而别家空地有的是饭菜也多的是,可人们就是不去。

    “下午他们都问是谁把俺哥打成这个样子的,俺哥说是被人背后下的手,不知道,我也说我是听说有人被打了,赶过去一看才知道是俺哥的,他们才放弃了寻仇。”

    望着黑黑的夜空,曾珠的眼神有些飘忽,隐隐有泪珠挂在了腮边。

    “你好狠,再用力一点,俺哥就得摘个肾,后半生也就交代了,其实话说回来你也挺厚道,竟然还留有余地。”

    这是夸甄淮呢,还是在骂?

    甄淮无语,心里竟然生出一抹痛楚,随即一股暖气回荡在腹腔,为她的大度为她的明白事理,不是感激也不是感谢,而是悸动。

    这悸动是什么?

    甄淮不想探究,只是在看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些赞许,含了些许柔情,流露出深深的疼惜。

    “你不回去和他们在一起,一会他们该来找你了。”

    甄淮低沉的说。

    “怎么,你怕了?”

    曾珠蓦地看向甄淮,满是挑衅。

    “说实话,不怕是假的,可是怕也得面对,假如他们真要怎么着的话。”

    甄淮极其真诚的面对曾珠,看出了她眼底的那层轻蔑,并不躲避,直言。

    “呵呵,你也怕?那还那么大胆?”

    笑了,曾珠笑的很是开心,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嘲笑。

    “好了,你们吃吧,俺回去了。”

    看到蔡村和黑妮一起走出了店门,曾珠站起身,就要往回走。

    “你怎么在这儿,害我找了一大圈。”

    大高个,是魏涛还是魏波,甄淮不知道,反正是双胞胎中的一个,还真出来找曾珠了。

    “咦,你小子也在这儿?你们认识?”

    瞧了一眼甄淮,转向曾珠,眼中闪出疑惑。

    “认识怎么了,他是病患者,我是护士,能不认识啊。”

    曾珠嗔怪的回了声。

    “哥,您也来这儿吃饭?”

    甄淮急忙站起,似有点怕的躬身恭声问。

    “嗯,怎么了,你能来我们就不能来?”

    说完,斜视着甄淮,很霸气的看着甄淮,故意把“我们”说的很重。

    “哪里话,哥,您怎么不能来,哪儿都能去啊,这样,您们吃,吃完我结账。”

    甄淮依旧低眉顺目,谦恭不已。

    “这么看,你小子还懂点事,可是,强哥该不会是你下的黑手吧。”

    边点头边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恶狠狠的瞪视着甄淮。

    “强哥?强哥怎么了?什么背后下黑手?刚才没听曾珠说啊,他受伤了么?”

    装出很关心的样子,甄淮疑惑的看向曾珠。

    “没什么事,不用你管。”

    曾珠不耐烦的道,表明了甄淮什么都不知道,那自然就不是甄淮下的手了。

    “哦,还真不是他,我谅他也没这个胆,只要让俺们知道是谁下的手,看俺们不活剥了他!”

    一口一个“俺们”,除了表明他们很义气之外,其实也表明了他是很胆小的,绝对不敢放单。

    尽管如此,甄淮闻言心底还是很震颤,脚底同时也冒出一丝凉气,这些家伙的狠毒我不是没领教过,如今我把曾强打成那个样子,他们早晚会知道的。

    不过,曾珠不说情有可原,那曾强怎么不说呢?难道是他怕了,还是良心发现,想改邪归正?

    甄淮担忧的同时,也很纳闷。

    “走,吃饭去,小子,别忘了你说的话啊。”

    温声招呼着曾珠,随后又一瞪眼,对甄淮恶声道。

    “您看,瞧您说的,俺怎么会忘了呢,您尽管吃随便点。”

    甄淮连连点头,哈着腰。

    “就是这家伙们打的你?‘坏哥’。”

    看高个领着曾珠进了门,蔡村和他们擦肩而过,来到桌前。

    “是。”

    甄淮略一点头“点好菜了?那就上吧,咱们吃。”

    率先坐下来,“啪”的一声打开了卫生碗筷,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