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纸团砸曾珠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纸团砸曾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九章纸团砸曾珠

    “哎,哎”

    甄淮急切间只能四肢乱舞,口中发出“哎,哎”叫声。wWw.QUduDU.Net

    “哈哈”的一阵笑声传进耳中,甄淮猛然睁开了眼,哟,自己就跟犯了鸡爪疯似的在床上乱扑腾呢。

    发出笑声的却是医生和护士,以及站在床前的老爸和菜墩,身后还跟着黑妮呢。

    一阵羞臊,甄淮整个脸热起来,讪讪一笑“我做噩梦了,怎么老是掉水里啊”遮掩着。

    “小伙子,恭喜你啊,经过片子来看,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下午看来时间来不及了。”

    盛医生一脸的微笑,很是欢愉。

    医生就是治病救人的,每看到一个病人康复出院,他们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世上不尽是黑心医生,大多的还都是本着“救死扶伤”这个宗旨做事的,这也是他们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

    “谢谢盛主任啊。”

    甄淮和老爸同时开口。

    “谢什么啊,明天一早就去办出院手续吧。”

    说完,盛医生转过身去,吩咐护士道“从今晚开始停针吧,拿点止痛和消炎的药就可以了,咱们走。”

    带着护士们出门而去。

    “很好了,晚上咱们出去吃顿吧,明天就出院了,这一段时间可是憋坏了。”

    甄淮说着话,看着老爸,在等待老爸的回音。

    “既然高兴,你们就出去吃点吧,不过别喝酒,智慧,你可给我看着他点。”

    见菜墩和黑妮都在,甄成金也不好表示反对,再说甄淮毕竟恢复了,出去放松放松也是可以的,只要别喝酒,早些回来,明天出院就是了。

    “放心吧,叔,有俺看着他,不会叫他喝多的。”

    菜墩爽快的答应着,而后凑到甄淮耳旁悄声说“我怎么听说那曾强被人打了,险些残废了,那打他的人可是够狠的,悬悬的绝了他的后。”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甄淮一时兴奋的大声道,很是惊讶和意外的看向菜墩。

    “我只是听说的,又没见,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菜墩露出恐慌的神色,忙忙的往外看了看,见没人,才稍稍放了心的瞪一眼甄淮,岔开了话题。

    “一会儿,咱们去哪儿吃饭啊,‘坏哥’你说。”

    “哪儿都可以,许久不去饭店了,胃口也不大,随便找个就是了,看看附近有么。”

    看看黑妮,见她没有什么表示,既不反对也不出声,算是顺着菜墩和甄淮了。

    眼看夕阳斜挂,正是出门下馆子的好时候,甄淮遂起身下了床,穿上鞋袜,招呼一声菜墩和黑妮“走吧。”

    “叔,你也一起去呗。”

    出于礼貌,菜墩对甄淮老爸让道。

    “行了,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在食堂吃点就行,你们都是年轻人,我一个老头子跟着不方便。”

    刚才,甄成金言语中就流露出不会去的意思了,菜墩也知道,不过无论怎么样还是让让的好。见甄成金这么说,菜墩看看甄淮,看到甄淮点头,示意不去就不去吧,咱们走。

    菜墩才率先出了门,后面黑妮冲甄成金微微一笑“叔,那俺们走了?”“嗯,你们去吧,早点回来啊。”

    甄成金叮嘱道,目送他们出了门,随后长舒一口气,身子一歪躺倒在床上,饭也不想吃了,最近一段把他时间累坏了,又是打工又是照顾甄淮,片刻也没闲着啊,如今知道了甄淮身体康复的异乎寻常,竟然在一个礼拜之内完全复原,双腿的骨折和断了的肋骨,难道真如他们所说,我的儿子有上天庇佑,不然任是谁也不会恢复的那么快啊,非但都好了不说,怎么连个缝合的痕迹也没有呢。

    是有点邪乎啊,邪乎不邪乎咱不管,俺只要俺儿子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好,不过若真是上天庇佑的话,改天等俺淮儿出了院,还真该买点好供果给菩萨们上上香的,躺在床上,虽然极是疲乏和浑身酸痛,甄成金仍然很是高兴的寻思着:嗯,还是床上舒服啊,那躺椅实在是板的身子上。这么一想,困意袭来,甄成金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其实出了门后,甄淮一直没走,在门外一直看着老爸呢,只等待他睡着了,甄淮他们才下楼去了饭馆。

    自然甄淮眼角的泪,也被菜墩和黑妮看在了眼里,

    菜墩和黑妮一时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可怜天下父母心”,谁家的父母对子女不是这样呢!天冷了怕冻着,热了怕晒着,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处处呵护呵护处处啊。

    若不是有事情发生,做子女的又有谁能体会父母的这种苦心呢,此时甄淮是真正体会到了吧。

    “哥,明天出院还在家歇几天么?”

    菜墩唯恐甄淮伤心,所以一扯甄淮衣服,问道。

    “看看吧,主任急了么?”

    甄淮知道菜墩的用意,所以也顺着他的话题往下说。

    “急,是肯定急啊,最近有好多人受不了,请假歇班了,天那么热,中午都在三十七八度,你想在车里蒸烤的多难受啊。”

    菜墩说的是实话,甄淮住着院,房间有空调,他躺在床上又下不了地出不了门,自然没感觉到。

    这一会出了门,甄淮已经觉出热了,现在是傍晚时分,太阳依旧炙热的很,地面也是很热乎,走在路上,脚底板还是有点烫烫的,你就能想到白天太阳有多热了。

    “那这样吧,明天出院之后,下午我去看看,反正没事了,上班呗。”

    甄淮也实在闷极了,上班也不累,无非就是各路转转。

    一路上,甄淮注意到黑妮一直不说话,遂看看了走在身侧的她“怎么了,你不高兴么?”

    “没有啊,看你们说话,我插什么嘴啊。”

    黑妮笑了,很甜,露出洁白的牙齿。

    “只要没有不开心就好,我还以为你看我康复了,你不高兴呢?是不是没在这儿伺候我,后悔了?如果你想伺候我,嘿嘿,还有机会的,以后呗。”

    甄淮嬉笑着逗黑妮。

    “呸,什么话,你想要俺伺候,俺还不伺候呢,你这人刚好就说晦气话,赶紧呸呸。”

    黑妮薄嗔着,顺手打了甄淮一拳,连连吐起了口水。

    “好好,呸。”

    甄淮在黑妮的拽扯中没奈何,也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唉,黑妮见了你,就高兴的了不得,你知道她刚才为什么不高兴么,就是因为你不理她,也在后悔你住院没能伺候你,嘿嘿,上班都不安心呢。”

    菜墩趁机撩拨。

    “滚,就你话多,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抬腿朝着蔡村肥硕的屁股就是一脚,笑骂着。

    “呵呵,别闹了,到了,进去看看。”

    说笑间,就来到医院外路边的一个饭馆前。

    看着不少的人在进进出出,吃饭的和服务员来回穿梭着,看来这儿的生意不错,抬头一看店名是“清凉一夏”。

    “原来不是这个名字吧。”

    甄淮看了看菜墩。

    “肯定啊,你看现在它叫‘清凉一夏’,说不定秋天就改‘秋高气爽’呢,冬天改什么呢?”

    菜墩抢答着,说到这儿胖手摸了摸胖下巴,思索着。

    “嘿嘿,冬天就叫‘温炖胖猪’呗!”

    黑妮接过话头,快声快语的说。

    “什么?‘温炖胖猪’?真难听,谁会这么叫啊。”

    菜墩一时没回过味来,随口道,顺势看了眼甄淮,见甄淮正含笑看着自己,才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就要搂抱黑妮呢,那黑妮早已哈哈笑着,进了饭店。

    没辙了,菜墩恨恨一跺脚,赶在了她身后。

    甄淮微笑摇头,这俩活宝啊,在一起就爱相互打趣,每每都是菜墩“上当吃亏”,他还乐此不疲。

    进了店才知道,已经客满,服务员只能为他们临时拉了张小方桌,在门外找了个位置。

    好在此时夕阳已完全没入了薄暮中,热气也越来越淡,只剩了微微的温意。

    “这样吧,今晚咱就不喝白酒了,喝点啤的,是喝生啤还是原浆?”

    说着,甄淮看看菜墩又瞧瞧黑妮。

    “那就喝原浆吧。”

    菜墩一瞅,身侧就有一桶鲜啤,抢先说。

    “就随他吧。”

    黑妮也随和起来。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