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曾强不堪击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曾强不堪击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七章曾强不堪击

    甄淮露出恐惧的神色,结结巴巴“强哥,你这是干什么?以前的事不是结束了么,难道你还不肯?”

    “不是我不肯,是你小子不知进退,说,刚才俺妹子倒在地上是怎么回事?”

    曾强一副凶残的模样,瞪大了双眼,额头青筋暴露。WwW.QuDuDu.NET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就是那样啊。”

    “就是那样?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小子占了俺妹子那么大的便宜,我问她她只知道哭,什么也不肯说,难道我就猜不到么。”

    说着话,他一步步逼近,到了甄淮跟前三四步的地方停住,一看就知道他是行家,计算好了距离,也做好了一刀下去,甄淮立马横在地上的打算。

    “哥,你要这么说的话,我还有什么话说呢,本来就是一场误会,俺无意占妹子的便宜啊,你非要硬说俺心存歹意,俺还能说什么?”

    甄淮一脸的无辜,弱弱的低声道。

    “难不成就为这点事,哥,就想要了俺的这条小命?你认为这么做值得,难道你真的就以为你能一手遮天,别忘了,这儿可是有监控的。”

    甄淮软中带硬,渐渐硬气起来。

    “嘿嘿,小子啊,你还真是死到临头了,监控?早被我拔了电源,也跟这儿的人打好了招呼,你就准备受死吧。”

    哦,是这么回事,怪不得他没再叫别人来,原来他是打算自己解决了,说起来这家伙还是比较义气了,自己做事自己担当,不连累别人。只是,嘿嘿,甄淮暗笑,就凭你,再加一把刀,就真能把我怎么样?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

    “哥,那你说怎么办,是赔钱还是赔罪呢,你说。”

    依旧一脸的献媚,一味的忍让,甄淮做出浑身哆嗦状,带了哭腔。

    “怎么办,你小子真不想死或者不想一辈子卧床不起的话,也好办,这样,你在这儿给俺妹子磕三个响头,另外,昨天俺们不是给了你五万的补偿么,你再加五万补偿给俺妹子,或许俺妹子一高兴,我就饶了你这条小命呢,我说的有道理吧。”

    “这样啊,只是,妹子又不在这儿,我的头磕给谁啊。”

    甄淮连连点头,考虑也考虑的答应着,却又绕起了弯。

    “俺替俺妹子就是,你把头磕给俺,一样。”

    曾强语气依旧很生硬,不过脸色却是转变了许多,似乎露出了些许得意,我就说么,这小子就是软蛋一个,好收拾,他们还不信,现在你看他这熊样,就是怕死么。

    “也行啊,不过,哥啊”,甄淮说到这儿,露出犹豫的神色“就只磕三个头?不鞠躬么?!”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愿意?”

    曾强一时没明白甄淮的话,随口问道,眼也瞪大了,露着凶光看向甄淮。

    “好小子,你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话说完,他转过弯来,明白了甄淮的意思,不由怒火中烧,双臂高举抡起大刀就劈向甄淮。

    说时迟那时快,甄淮一个纵步倒退几步,闪过刀锋,就在曾强双臂轮空正要翻腕轮回之际,甄淮又紧跟两步,纵到了他跟前,双手一搂抱住了他的脑袋,右膝一抬就顶在了他的裆部,只听曾强“嗷”的一声,额上汗珠就下来了,随着他的这声惨叫,双手松开捂在了双腿间,整个人翻滚在了地上。

    这一顶,甄淮是用足了十二分的力,而且甄淮也算准了曾强的身高,所以在纵身之后是故意弓了弓身子的,你想这一下该有多大的力道?曾强这么矮小的人,如何受得了。

    “强哥,舒服么?”

    甄淮一脚又踹在曾强腰际,使得他只能躺在地上口中溢出了白沫,双眼突兀着,无神的看着甄淮,口中不知嘟囔着什么,已经发不出声来了。

    “哥啊,俺知道俺惹不起你,可是,你要知道,弟弟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其实俺真不舍得也不愿意跟你动手啊,你看那么疼,俺看着也很可怜啊。”

    甄淮双手抱起曾强的头,抚摸着他的脸,满口的怜惜和十足的歉疚。

    望着连翻白眼的曾强,甄淮知道他心里定是恨极了自己,不过现在他是没有了丝毫的反抗能力了,那一定就足以让他一时半会动不了,再加上腰间那一脚,嘿嘿,至少半天他是起不来了。

    其实腰间那一脚,甄淮是有算计的,既不能踹断他的肋骨,还不能让他大叫出声,所以甄淮在踹出那一脚前,是微微抬起了腿,在距他腰际半尺之时,猛然狠命的跺下去,使得曾强只能闷哼一声,整个身子急速蜷缩后,又猛然撑开,然后哆嗦了那么几哆嗦后,便寂然不动了。

    “妹子,出来吧。”

    甄淮轻轻把曾强的头放在地上,对着走道尽头说。

    “其实只要你说一声,我那一脚就不会再踹了,你就不心疼你哥哥?”

    甄淮看着已经跟泪人似的曾珠,不无责怪的道。

    “滚,你滚,他不是好东西,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曾珠歇斯底里的叫着,双手乱舞,朝着甄淮嘶声吼道。

    “其实你也很担心他,对么,你不止担心他,你也担心我?我在这儿歇歇你了,好了,我走后,你赶紧叫人来吧。”

    甄淮明白,曾珠是在担心她的哥哥,她哥哥是什么样的人,她当然知道,她就怕曾强一时收不住手,万一真杀了人,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是,哥哥有什么样的关系,她也知道,杀了人也许不至于抵命,但是坐牢却是必须的,无期或者有期?却是她不愿看到的,父母更不愿意啊。

    所以在曾强安慰她依旧见她不开心的样子,生气出了门后,她就有些后悔,就知道曾强会找甄淮的麻烦,所以她就悄悄的跟在了他后面,不是她不想制止曾强,是她知道一旦他决定去做这件事的时候,谁也劝不动他。

    当她跟着曾强身后,看到甄淮在曾强的恐吓下吓的面容失色,浑身哆嗦的求饶似的话语,心里对甄淮真是鄙视到了极点,这也是男人?当她听到甄淮说“只磕三个头,不鞠躬么”之后,顿时意识到了不妙,她想出声提醒曾强呢,可惜,曾强的出手和甄淮的还击不过刹那间就结束了,她也只张了张嘴,没来得及出声,曾强就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这时她的泪就下来了,哪里还有喊的力气。

    只是她没想到,甄淮在曾强倒地之后,又在他腰际补了那么一脚,所以她更不可能有时间出声制止。

    她真没想到,看似软弱斯文的甄淮,发起狠来也是如此的恐怖,那一刻她清楚的看到甄淮双眼中的森然和冷漠,使得她心里阵阵发悸,身子不规律的发抖,她才明了,之前的甄淮一切都是装的,故意示弱的目的就是致命一击,让你完全丧失抵抗力。

    好深的心机,好毒的心肠!

    若不是甄淮语含嘲讽,曾珠真的没有喊的力气,直到甄淮连番的嘲弄,才使得她满腔怒气无处发泄,最终爆发,歇斯底里般的叫出了声。

    “唉!”

    甄淮路过曾珠的身边,矮下身子,轻轻的拂了拂曾珠的头,露出疼爱的神色,深深的叹了口气,无语的走了。

    我不是不想安慰她,可我不能安慰她,倒在地上的毕竟是她哥哥,我怎么安慰她?

    走在走廊中,甄淮抬眼看了下已经被曾强掐断电源的摄像头,暗自叹息。

    人啊,往往都是故作聪明自以为是,却殊不知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祸患,或许是致命的遗憾。

    曾强啊,你就不想想,就凭你个人之力,能是我的对手?是,你不怕死,你肯拼命,不过你不怕死就不死么,你肯拼命就拼的过么?不自量力啊。

    想到这儿,甄淮不由又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刚才还软摊着坐在地上的曾珠,此时已经蹲在了曾强身旁,正费力的拉扯着他,费力的往外拽着,实在拽不动了,甩了甩头发后,摸出了手机,把号拨出去之后才发觉负一是没信号的,不由的牙一咬,狠命的往外挪着如泥般的曾强。

    这时,甄淮看到曾珠脸上没有了一丝泪痕,眼神中露出坚毅,紧咬着嘴唇,拼尽全力的拉着曾强,汗如雨下犹自不肯松手。

    甄淮停住了脚步,深深的看着,心中极度震撼!

    这是亲情的力量?

    还是曾珠,这个柔弱的女孩与一般的女孩不同?

    其实曾珠也看到了驻足不前的甄淮,但是她非但没正眼瞧他一眼,也仅是漠漠一瞟,继续低头去拉自己的哥哥了。

    我是绝对不会开口求你的。

    曾珠如是想。

    唉,又是一声叹息,甄淮转身走了。

    世上有很多的人希望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不需要别人出手相助,即便那些事是他们无力解决的,他们也不希望“假手于人”。

    这或许就是自尊,也叫尊严!

    她能做到的,就让她自己去做吧。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