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冤家俏护士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冤家俏护士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第三十五章冤家俏护士

    看着老爸高兴的样子,甄淮心中也是暖洋洋的,遂很是爽快的慢慢挨着床边,双手撑住下了床,试试双腿的力道,似乎有劲多了,也就暗暗咬着牙,坚持下了床。WwW.QuDuDU.NET

    在护士的搀扶下,甄淮可以把重心放在她们的搀扶上,即使不稳也有她俩努力的保持,可现在就不同了,平衡以及力道的保持就需要自己掌握了。

    因而现在刚下床,甄淮额头又沁出汗来了。

    有句老话叫“久懒成病”,意思就是说倘若人懒惰成性,时间久了就会成为一种病,什么都不想干,人也不想动,久而久之整个人就会萎靡,若是赖床不起,那么肌肉萎缩了,你就是想动也动不了。

    甄淮最近一个礼拜由于卧床不起的缘故,气血流通的慢,身体就缺乏锻炼,所以,这连续下床活动,就有点吃不消。

    但他坚持着,双手扶住床沿,慢慢围绕床转着,不一会,细汗就变成了汗珠顺着双颊往下流了。

    “行了,这一早上也够你累了,歇歇吧,恢复也不不急在一时。”

    看甄淮汗珠流下来,喘气也不那么顺畅了,甄成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心疼道。

    “好,那俺就歇会?”

    “嗯,歇歇吧,你小子啊,想要老爸高兴也不是这样的,撑不住就说。”

    甄成金也体会了甄淮的心意,忍不住泪水涌在了眼眶,但他终究没让它流出来,甜蜜中带着心酸,嗔怪着甄淮。

    “咦,你现在能起来了?”

    夏歆莲身后跟着壮汉,站到了门口,一脸的惊喜。

    “嗯,是莲姐来了,快进屋坐。”

    甄淮看到夏歆莲着一身长裙,穿一双半高跟水晶凉鞋,白嫩的脖颈中挂一根细细的金链,尤其显得清新脱俗。

    此时的她眼眶中饱含了泪花,正满眸激动的看着甄淮,那是发自内心的欣喜和快乐,谁说高兴没有泪?她真没想到甄淮能恢复这么快,但是她又希望甄淮能迅速恢复,这是真正的姐弟之情,犹胜同胞兄妹。

    “你怎么了,老婆。”

    壮汉不经意间看到夏歆莲这个样子,不由的颇感意外,遂出声问道。

    “哦,哦,没什么啊,你傻啊,你没看到小兄弟的样子?他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啊,恢复的这么快,我是高兴的。”

    夏歆莲转颜微笑,甜甜的薄嗔着壮汉。

    “哦,哦,是啊,你不是说他正在床上躺着,昨天才刚刚醒过来么,今天就能下地走路不说,我怎么没看到他身上有伤痕啊?”

    壮汉挠挠头,不解的问。

    “问这么多?好了就行呗。”

    “是,是,老婆说的是。”

    壮汉见老婆翻起白眼,遂不敢再说什么,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跟在夏歆莲身后就进了房间。

    “做床沿吧,凳子都脏。”

    甄淮轻声招呼着,满某含怡的看着他们。

    “哪儿不一样啊,俺俩来看看你怎么样了,昨天刚醒,需要什么么?”

    夏歆莲坐在甄淮对面的凳子上,关心的问。

    “呵呵,不需要什么,谢谢莲姐。”

    “跟姐还客气?需要什么就说。”

    “真的不需要什么,姐,一会来给我抽血,下午再去拍个片子,若是没什么事,我决定明天就出院了。”

    “那么急做什么,在这儿多住几天,再巩固巩固不好么,是不是缺钱了,喏,我今天就是为这来的。”

    说到这儿,夏歆莲扭头对站在身后的壮汉道。

    “壮壮,拿出来。”

    “哦,哦,是。”

    壮汉在夏歆莲的瞪视中,有点慌乱,急忙伸手打开了包,拿出一沓钱来,搁在了夏歆莲手中。

    “弟弟,这是三万块钱,你先用着,不够再说。”

    夏歆莲边说边将钱递给了甄淮。

    泪,“哗”的流出来,甄淮双眼模糊的看着夏歆莲浅笑盈盈的脸庞和她手中泛着五彩暗红花纹的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哟,这么大人了,还掉泪啊。”

    夏歆莲看到甄淮这个样子,心里一酸,涩涩的调侃道。

    “呵呵,谢谢姐。”

    甄淮急忙擦去泪水,莞尔一笑,有点羞涩有点扭捏,更多的感激。

    “昨晚他们给我送来了五万块钱的补偿,我想应该够了。”

    “什么?五万块钱补偿?把你打成这样,难道就这么算了?”

    夏歆莲瞪大了双眼,不解的看着甄淮,责声道。

    “姐,你想想,不这么算了又能怎么样,打咱们打不过他们,除非一股劲把他们都杀了,那样是解恨,可是,这就需要伏法,后果,姐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甄淮望着夏歆莲,无奈却也由衷的说。

    “哦?”

    稍一沉吟,夏歆莲抬头看了看甄淮,见他正深深的看着自己,心里一热,旋即了解。

    “嗯,你说的是,可是就这么算了,姐心里不甘,这帮混蛋也太嚣张了,按理说怎么也得教训教训他们才好!”

    虽然明白了甄淮的心意,但夏歆莲还是恨恨的道。

    “呵呵,看情况吧,以后再说。”

    “其实啊,弟弟,若是我说,咱们把他们都抓起来,吊起来,狠狠的打他们一顿,给你报仇也给莲儿解恨。”

    壮壮站在夏歆莲身后恶狠狠地道。

    甄淮抬头看向他,见他双眼中闪出一抹浓浓的凶狠后,立即现出柔柔的光低头看着夏歆莲,心中极为震撼。

    这是一种真情的流露,为了“莲儿”他会的,甚至拼尽生命。

    这是甄淮第一次听壮壮这么叫夏歆莲,一声“莲儿”,还真是柔肠百转,无尽风情啊。

    “哈哈。”

    甄淮笑大了声,笑的夏歆莲娇羞无限,壮壮扭捏不已。

    “好一个莲儿啊,我怎么听着像霸王叫虞姬呢?好有情调啊。”

    甄淮逗趣着壮壮,欢愉的看着夏歆莲,为她感到高兴。

    是,女人的柔情壮壮未必会懂,但是对夏歆莲他却是纯真之心,满腔爱意,这是毋庸置疑的。

    “瞧你,说的什么话。”

    夏歆莲站起身,很是嗔怪的瞪眼甄淮,扭头打了一巴掌壮壮“胡叫什么!”

    才待伸手扭向他的耳朵,却看到护士正朝房间走来了,赶紧收回了手“好了,别闹了,护士来给你抽血了,说不定抽完血紧接着就要你去拍片呢。”

    可不,说话间,一个扎着马尾小辫的女孩子就进了房间,若不是穿一身护士服,谁会说她是护士呢。

    这个小护士尤其秀气,白白净净的瘦高个子,是真正的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口翘天鼻,眼睛不大不却是水灵灵的黑瞳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谁是甄淮?”

    毫无感**彩的问。

    见屋内的人都不吱声,遂又高了点声调“谁是甄淮?”

    其实她明明看到了坐在床上的甄淮正眯着双眼,笑笑的看着她呢,其余的人都在看着甄淮,她知道那就是甄淮了,可是还是问。

    再说,这个房间就一张病床,床上坐着不是甄淮又是谁呢?

    “甄淮是甄淮。”

    有气无力的开了口。

    “美女,这儿就一个病人,他正在床上坐着呢,你还问?”

    “当然,不问我知道谁是甄淮啊。”

    翻眼微微一瞄夏歆莲,继续看向坐在床上的甄淮。

    “你就是甄淮?”

    “你说呢?”

    甄淮笑着反问。

    “我不是谁会是呢,这房间内除了我赤身**之外,个个都是衣冠楚楚,你不会没看到吧。”

    其实甄淮此时上身是光着的,下身盖着被子呢,他却故意这么说,不用说,目的就是戏弄了。

    这时他才看到这个美女护士胸前的胸牌:曾珠。

    曾珠?

    心中闪过一丝灵光,曾强?他们莫不是兄妹吧,无怪乎她的态度是如此冷淡,且语气淡漠。

    又是一个白眼翻过,曾珠颇似厌恶道。

    “你是甄淮就是甄淮,哪来那么多废话,来,抽血了。”

    看到她如此态度,夏歆莲有些不满,正要张嘴说什么,却被甄淮一个眼色止住,遂气呼呼的看向窗外,不再理会眼前的景象。

    “好。”

    甄淮很是配合,就要掀开被子。

    “是抽血不是做超,你掀被子做什么?”

    看甄淮已经稍微掀开了被子,露出了腰,她笑脸一红,赶紧制止。

    “是啊,俺知道啊,以前抽血都是这样的。”

    甄淮一脸的无辜,作天真状。

    “你?”

    见甄淮装的跟真的一样,她为之气结。

    “我不管什么以前不以前,从现在起,我抽血的时候,你就不能掀开被子,只需把胳膊伸出来就是。”

    瞪大眼睛,看住甄淮,她命令道。

    “唉,你说怎么办咱怎么办就是。”

    甄淮颇似无奈的松开手,又顺手把被子掖在了腰际,再把胳膊伸出去。

    “来吧。”

    曾珠在甄淮的戏逗中似乎领略到了厉害,遂也不敢再恶言恶语了,抿着小嘴,懒懒的来到床前,抓起了甄淮的胳膊。

    甄淮侧头中,眼角看到夏歆莲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目光中似乎满是赞许:你呀,还真会胡侃。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