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三十三章 么是可为事

第三十三章 么是可为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三章么是可为事

    “既然何老板都亲自来了,看来他们都不是简单人,那么,俺就卖您个人情,此事到此为止。wwW.QuDUDU.Net”

    甄淮抬头看着何老板,轻描淡写的道,眼里却闪着飘忽的光。

    “唉,弟弟啊,看来你还真是个明白人!”

    虽然何老板看不出甄淮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还是被他这句话感染了,不由的深叹了口气,极其无奈的流露着满腔的悲凉,停住了出门的姿势,回过头来很是认真的道。

    “你是不知道,弟弟,这样的人咱根本惹不起,是,你是被他们打成了重伤,可是,你知道哥哥也是‘带伤’的人么?”

    见甄淮眼中精光一现,怕他误会了自己是和他一样被打过,所以连忙往下说。

    “你知道我自从开这个咖啡馆到现在给他们多少钱了么?”

    甄淮恍然,原来他说的是“保护费”。

    “当初我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背景,怎么愿意给呢?结果,哎,他们天天派人去捣乱,还都是在晚上正是营业的黄金时段,弄的我险些赔个精光,好在后来我托了熟人,和他们一交涉,最终少交点保护费就是了。”

    何老板也是越说越激动,声调也高了些,愤愤的道。

    “呵呵,何老板不也是受到他们的保护了么,这或许就是双赢吧。”

    甄淮依旧一副淡漠的神情,不过语气却温和了许多。

    “算了,不聊这些了,俺该走了,弟弟你多保重吧。”

    眼看时近傍晚,何老板作势要走。

    “也好,那俺就不留你了,也没办法请您了。”

    “弟弟客气了,那我走了,你好好养伤。”

    说到这儿,似乎想起了什么,把手伸进了裤兜,又拿出一些钱来。

    “这是我临来的是,你嫂子觉得过意不去,毕竟是在我那儿出的事,所以她让我给你带了这点钱,就不买东西了,你自己看着买点,钱不多,一点小意思。”

    说着,把钱放在了甄淮手里,还怕甄淮拒绝似的赶紧握住了甄淮的手,将他的手攥成了拳头并且翻转了一下。

    又紧紧按了一下,说道“我走了。”

    “那您慢走,谢谢您跟嫂子啊。”

    其实甄淮根本没拒绝的意思,既然拿来了,那就说明人家是真心的,何必再弄那些虚的,非要客套一番呢。

    何老板走后没多久,老爸就拎着水壶进了屋。

    甄淮见老爸进了屋,就把那一沓钱递向他。

    “谁给你的,怎么这么多?”

    老爸的语气有点慌乱,很是吃惊的样子。

    “这是他们给的补偿费,你大惊小怪什么呢。”

    甄淮淡淡道,轻轻的瞟了一眼他。

    “什么?就这么把咱们打发了,你那么重的伤,就给这么点赔偿,不行,要不,咱把他们也打成重伤,把钱退给他们?”

    听甄淮说是赔偿费,老爸又恼火了,发起了脾气。

    “把他们打成重伤?你去,还是我去?咱们有那本事?”

    甄淮理解老爸的心情,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他们打成这个样子,能不心疼?甄淮也知道,憨厚老实的老爸根本就不是打架的人,平时别人冲他吼叫,他都吓的不敢吱声,有理的时候怕,没理的时候更怕,这样的老实人莫说打架,就是吵架都是难为他?再说,现在的他一来年龄越来越大了,身子骨越来越弱力气也是越来越小,况且最近几年身上的毛病也多起来,别看人不胖还有高血压呢,其他的胳膊疼腿疼的就不说了;二来,那帮人都是什么人啊,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主且又都年轻力壮的,老爸能是他们的对手?当然为了自己的儿子,老爸肯定会拼命的,可是这种事拼命有用么?即使有用,咱们拼的过人家么?但是也得让老爸发发火,免得憋在心里多难受,时间久了别再憋出病来。

    甄淮一时哭笑不得,感动归感动,但有些话却不能不说,遂不温不火的给他泼着冷水。

    “莫说咱爷俩不是人家的对手,打不过人家不说,就说这钱,他们不给,最后您又能怎么样?打官司,您打的赢?您耗得起?我看就这样吧,这事先就这么着,有什么事以后看情况再说吧。”

    听甄淮这么一说,自己一寻思,甄淮的爸还真不做声了,闷闷的接过钱,一声不吭的坐在了床沿上,接连叹了几口气。

    望着微微驼了背,双鬓都是白发,身子稍稍现出佝偻的老爸,甄淮一时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老爸的名字是甄成金。

    他没下岗之前是市五金厂的职工,那年赶上砸三铁,嗨,就砸到了他们厂,没办法下岗失业。这是国家大政策,摊上了谁也没话说,再说又不是他们一个厂,同时倒闭的有自行车、机械厂等等的好多工人呢,那时候国家也给了政策,再就业啊。可是年轻的有人要,年龄大的去哪儿就业?没办法,享受了三年的失业保险后,就只能自己寻找工作了,找不到怎么办,给私人打工呗。今天跟这个干段时间,不行了再继续找,不仅仅要养家糊口,还要缴纳养老保险啊,你想打工能挣多少钱,到年底除去养老保险再加上平时的吃喝拉撒和人情世事,是真的所剩无几,还谈什么存款?好在老妈的棉纺厂勉勉强强的撑到了老妈退休,因为老妈是特殊工种,在四十五就办了正退,才使得家里的情况不至于那么糟。

    所以,甄淮在高三那年没考上大学,也就没再回读,而是经过各种关系,嗯,“考”进公交公司,通过学习考取了驾照,又跟着师傅实习了几年,开上了大车,做了个司机,家里的情况才有所好转,这也正是甄淮为什么迟迟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到现在没结婚的真正原因所在。

    人是现实的,人就生活在现实中。

    每家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比自己好,所以才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盼,但是,期盼归期盼,实现与否却是除却自身努力之外,还要受外界各种因素制约,而最终会不会或能不能实现就取决于这些。所以,男孩子就是最大的受害者了,你不成功就意味着你找不到好妻子,过不上好日子,而女孩则不同,她们的选择余地要大的多,尤其是那些貌美肤白的身材姣好的,咱不成功,没关系,咱可以找个好男人嫁了。

    所以,这些年,甄淮慢慢成了老大难。

    不是甄淮长得丑,而是家庭的确穷!

    甄淮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最终都因为家庭原因而分了手。

    这最近几年日子好过多了,年龄却又大了,还真应了那句“高不成低不就”的就成了剩菜。不过,甄淮心态还是比较好的,常常自我安慰:美女就在前方,缘分自会带到,那根红线哟,早把她的手栓牢。

    这甄淮正暗自伤神呢,冷不丁的听到门外一阵嘈杂声,把他从沉思中惊醒,抬头望向门口。

    就见一个年长的老者,戴一付金丝眼镜,白白胖胖的模样,圆圆的面庞沉静如水,文绉绉的走在在前面,身后跟一群护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下班前的惯例巡视病房。

    “小伙子,感觉怎么样?”

    来到床前,他慢声细语的问。

    “嗯,挺好的,谢谢医生。”

    “我看你气色也不错,毕竟是年轻人啊,再加上你只是皮外伤,内脏没受到影响,应该恢复的比较快,多吃点有营养的。”

    这时甄淮看到了挂在他上衣兜处的胸牌,原来是外科主任盛医生。

    听盛医生这么说,甄成金,也就是甄淮的老爸赶紧说。

    “盛主任说的是,我一定多给他做有营养的。”

    “哦,好啊,看来他也没什么大碍了,明天看看拆线吧,然后去拍个片子,今晚就别打营养针了,就挂两瓶止痛的吧。”

    边回应甄成金的话,边回头安排着,边转身朝外走。

    看盛主任往外走,那群护士也都紧随其后,叽叽喳喳的出房而去。

    “爸,看来,我可以出院了?”

    甄淮轻声对送走了一声,来到自己跟前的老爸说。

    “慌什么啊,医生不是说明天才拆线么,拆完线,拍完片,看看,恢复好了,再走也不迟啊。”

    甄成金怜爱的看着儿子,和善的说。

    “我看没必要了,明天拆了线,咱们就出院,在这儿和在家不一样么。”

    甄淮执拗的说。

    “好,好,怎么着也得明天再说吧。”

    甄成金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哪次不都是最后由着他?

    不过这次,甄成金是真不希望甄淮那么快出院,没好利索出什么院啊,所以现在他只能表明上附和着甄淮,暗地里却打定了主意,明天一旦医生说不能出院,那是绝对不能出院的。

    这一次,我还就不听你的了,儿子!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