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现实忒骨感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现实忒骨感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一章现实忒骨感

    “小主啊,你怎么那么傻,怎么不跑呢?”

    “跑?我往哪儿跑,前后左右都是他们的人,矮个子手里还拿着刀。WWW.QUDUDU.nET”

    甄淮美美的抽口烟,眯着眼笑问。

    “再说了,但是你们做什么去了,噢,我手受伤了,不能动了,都来充好人?”

    这儿的确很美,馥郁的花香,洁白的云朵,还有欢快的小鹿蹦跶着,头顶盘桓着翩翩飞舞的凤凰,小鸟儿欢唱。

    头枕着馨儿丰腴的大腿,手握着馨儿春笋般细嫩的双手,郑浩力道很匀的揉捏着脖子以及双肩,武玉和悟缘各自抱着一条胳膊在按摩着,和白无常自然是每人一条腿和一只脚了,那老道很是清高,孤傲的站在一边,漠然的看着他们,很是煞风景。

    甄淮感到很惬意了,尽量不去看那老道就是。

    “小主,你这么说就冤枉俺们了,你想,仅凭你那点内力能护住五脏六腑?即便是能护住,可是你想,在他们乱拳和乱脚之下你还能保持全毛全翅?脸上,身上没点疤拉?可能么?!”

    小和尚细声细语,慢声道。

    “哦,是这样么?馨儿。”

    甄淮故意往上提提身子,头就蹭在馨儿那两堆软软的肉上,温温的真是舒服,仰头问馨儿。

    “嘻嘻,小主好坏哟,您说呢,小和尚的话不可信,你还能信谁?!”

    嗲声嗲气,颤颤的语调,甄淮心中有些荡漾,若不是众人在跟前,嘿嘿,我还真难说能把持住。

    算了,馨儿也不过是个灵物,她的本相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万一是棵树或者其他的什么,我可糗大了,暂且咽下这口欲念吧。

    “哦,对了,我问你们,你们怎么能够聚在一起的?我现在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老道似乎终于忍耐不住了,他很厌恶的一个箭步走到甄淮跟前,大吼道“当然是在梦中,不然你怎么能够打情骂俏,眉来眼去的那么逍遥?”

    说着话,抬脚就往甄淮裆中跺去,边怪笑着道:“我让你自在,你难道不知道你们有句常说的话‘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还是让你回到现实中去吧。”

    其余众人虽然想阻止,可是一来来不及了,那老道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二来,他们看到老道脸上流露出谁敢阻挡的话,嘿嘿,我连你们一块捎带着修理修理的神情,他们也的确都很害怕,所以,都采取还是事不关己,暂且躲避的态度。

    甄淮眼睁睁的看着那老道恶狠狠地伸脚跺在了自己的裆部,是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眼神中露出绝望和怨毒,无可奈何的长叹。

    “你他姥姥的也太狠了吧,真想要老子断子绝孙?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话音未落,一阵剧痛传来,甄淮顿时昏厥过去。

    “啊......”

    阵阵剧痛使得清醒过来的甄淮,连番扭转着身子,才发觉自己原来是被捆绑在了病床上,浑身的冷汗。

    周围围满了人,模糊中觉得自己的父亲,还有菜墩和黑妮,似乎也有花姐和夏歆莲,菲儿呢?

    牙齿咬的“格格”响,甄淮仍然觉得浑身处处都如针扎般的疼,这才想起,这一身的伤痛都是拜小六和他的那帮弟兄所赐。

    “醒了,快叫医生。”

    这是老爸焦急和激动的腔调了,几乎在哭。

    一丝暖意升自心底,慢慢涌向全身,甄淮强忍住身子的战抖,游丝般的开了口“爸,没事,你放心吧,你儿子死不了,俺妈旅游还没回来么?!”

    “好了,你就歇歇,别说话了,啊。”

    老爸泣不成声的说道“你妈还没回来呢,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没敢给你妈打电话告诉他,你......”

    甄淮感觉得到,老爸下面的话就是想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惹着那样的人啊,本来想数落他的,但是甄淮的伤又让他实在狠不下心来再说什么了,只能手扶着床沿低声饮泣着。

    就在这时甄淮感到身上心口窝出多了个冰凉的东西,知道那是一声在听自己的脉搏,同时也感觉到手腕处被一声捏住,在把脉呢。

    “你看那家伙们多狠,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

    这是花姐在说,愤怒中饱含疼惜。

    “你也是,当时你想着叫什么人啊,怎么不拐过弯来就打110呢?等你到家,想起来了,叫人、打110,不是什么都晚了么?”

    夏歆莲柔柔的声音,虽是在责怪花姐,语调却是满含了无奈和浅浅的理解。

    “是啊,都怪我,当时怎么就没多看看呢,还真以为他遇到了好朋友了呢,所以,唉!”

    韩春花深深的自责着。

    “我也没想到啊,谁知道那帮混蛋下手那么重,把甄淮打成这个样子,一躺就是一个礼拜啊。”

    哦?一个礼拜了?

    本来没事的话,第二天我就该上班了,公休到期了啊,现在在这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不用问,是请假了。

    公司人员本来就紧张,平时想倒个班、换个班的都难,我这一个星期一趟,不用说,全勤奖是没了不说,基本工资也要扣的,这都不说,就经理那脸色还不得气的跟酱猪似的,唉!

    可能是止痛针的缘故吧,甄淮渐渐觉得没那么痛了,缓缓睁开了眼,缓缓扫视一周。

    嗯,还真是自己想的那样,医生和护士,父亲,花姐和夏歆莲,都在床前站着。

    没想到的是,菜墩竟然也在,就站在墙角处,不过一直没吭声罢了。

    好兄弟!好姊妹!

    甄淮感动了,嗓子涩涩的,眼前有了一层雾气,湿湿的咸咸的,使得他双眼模糊起来。

    是的,此刻的他真想大哭一场。

    “谢谢你们。”

    极力忍住涌出的眼泪,甄淮沙哑的开了口。

    “这些天辛苦大家了,我现在没事了,你们就都回去歇歇吧。”

    见甄淮睁开了眼,试图要坐起来,菜墩赶紧把床头摇高些,并帮着甄淮的父亲把甄淮的身子往上抱了抱,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后,站在了床前,心疼的看着甄淮。

    有气无力的说完,甄淮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是满身的绷带,双腿还打着石膏呢。

    “弟弟啊,你就少说些话,好好养伤吧,只要人没事,就好。”

    韩春花跨前一步站到了床前,劝慰甄淮道。

    “等你好利落了,咱们再商讨怎么找那帮家伙算账吧。”

    夏歆莲也站到了床前,对着甄淮道。

    “既然弟弟醒了,那俺们就先回了,改天再来?”

    望一眼韩春花,再看着甄淮,等着他的意见。

    “呵呵,你们就回去歇歇吧,麻烦大家这么多天,实在不好意思啊。”

    甄淮想笑笑,可是唇角这么一咧,浑身就疼痛难忍,那笑像极了在哭。

    看到甄淮这个样子,泪在韩春花和夏歆莲眼中同时涌出,不过她们也是强忍住,没敢让泪流出而已,都掩面转身默默走了。

    甄淮看着她们的背影,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在这种情形下,认识没多久的女人都想着帮我照顾我,甚至在想着为我报仇,我的那帮哥们呢?个个平时都是牛气哄哄“认识认识谁,在这个小县城中没有咱们办不了的人......”,现在你们在哪?

    “哥,你知道打你的是谁么?”

    菜墩似乎从甄淮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轻声道。

    “不就是咖啡馆的小六和他的一帮哥们么?”

    甄淮闭着眼,极其疲惫又满含伤感道。

    “小六是个玩命的主,哥,你知道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矮个子,他叫曾强,是个几‘进宫’的不说,在四关中没人不买他的帐,据说他和市里领导还有市局领导的儿子都是拜把子兄弟,有过命案的人。”

    菜墩语气中流露出担忧和害怕,语调低沉,继续往下说。

    “所以,咱那几个哥们一听是他,也都只是在这儿说几句大话,给自己装装门面而已,其实他们都没了那个胆量,去找他们给你报仇了。”

    “呵呵,你这么说,我也就不怪他们了,毕竟命是自己的,人也就一条命而已!”

    甄淮涩涩的道,心底涌出无限的悲伤和惆怅。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