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二十章 安排这美事

第二十章 安排这美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章安排这美事

    说实话,甄淮这几天还真没怎么想菲儿,不是不想是不敢想。WwW.quDUdU.NEt

    三天了,我“失踪”三天了?

    在这儿,在这个“院落”中,四周都是水濛濛的,怎么分辨白天黑夜?嘿嘿,俺说三天,还就的确是三天,为什么呢?

    自然是老龙王全家都来我这儿,“告诉”我的。

    “小哥,小哥在么?”

    老的小的“男的女的”他们应该说公的母的,似乎不雅吧一起奔进甄淮的房间,乱哄哄的嘈做一团。

    尤其那老龙王步履竟然不比自己的儿子慢,龙婆也是跑的如飞一般,嗳,看来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不用问,小龙女的病是好了。

    甄淮站起身来,面对那么多的问好、夸誉,他只能笑吟吟的点着头或者摇摇头,表示赞同或者谦虚,客套着,嘴里发出“唔唔”之声,眼睛却在四处瞅着。

    看看笑容满面的老龙王,再看看一脸感激的龙婆,又瞅瞅憨态可掬也是满目倾服的龟丞相,撇撇容光焕发的龙子门,甄淮有点不耐烦了。

    “各位,我说各位,感谢的话咱就别说了,好不好。”

    甄淮语气明显的冷淡许多,对着众人道。

    “如今你们小姐的病也好了,也没俺什么事了,那么如今是不是该放俺回去了?另外,俺的吊坠呢?”

    “哦?”

    老龙王闻言,恍然道。

    “呵呵,抱歉啊,俺们只顾高兴了,却忘了小哥的事,实在对不住,是该送小哥回去了,只是,小哥,你怎么也得容我们表示点谢意吧。”

    说完,微笑着征询的望着甄淮。

    “我看这些客套咱们就免了吧,您也知道,俺还有急事要办的,现在俺只希望您把吊坠归还,放俺回家?可好?”

    甄淮故意把放说的特别响特别重,就是希望他们知道什么山珍海味什么奇珍异宝,别说你们没有,就是有俺也不稀罕,俺只稀罕,唉,俺能说俺的菲么?!

    “好,怎么不好,只是,小哥。”

    甄淮看老龙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再看看围在自己身边的龙婆龙子,以及龟丞相和那些虾兵蟹将,个个面现难以名状的表情,都看向老龙王和龙婆,不敢说话,也纷纷躲避着甄淮的目光。

    “怎么了?”

    甄淮环视一周,见他们都是如此模样,一股无名火起。

    “嘿嘿,俺知道了,你们是不是不想把吊坠归还了,是吧,好,很好!”

    冷笑罢,甄淮轻蔑的再次扫视一圈,恨恨道。

    “既然如此,咱就不要了,那放我回去应该可以吧。”

    老龙王见甄淮如此说,更加不好说什么了,只能面现难色的看看龙婆,最会把目光停在了龟丞相身上,求助也似命令也似。

    “呵呵,小哥错会了俺们的意思了,那吊坠不是俺们不肯归还小哥,只是,唉。”

    龟丞相脸上现出难为情,说到这儿竟然扭捏起来,似乎在琢磨着怎么往下说,也在征询似的看着龙婆,这还需要她做主?

    甄淮冷冷的瞟一眼对着龟丞相点点头的龙婆,最后看向不自然一笑的龟丞相,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说。

    “是这么回事,小哥,还记得你的吊坠当初是悬在半空给小姐治病的吧”,见甄淮点头,他接着说:“那唐医生告诉俺们需要三天治好小姐的病,小哥也是知道的,所以俺们就留小哥在这儿呆三天,今天该是小姐病好的日子,您也该知道?”

    怎么那么多废话,直接说结果。

    虽然肚子里满满的火,但此时又不是发火的时候,也只能用眼睛淡淡的瞟着龟丞相,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这几天之所以怠慢小哥,是大家在小姐病没好之前实在没心情,还望小哥别怪,所以等到今天早上,大家一早就去了内廷,在门口等候消息,我们只听的龙王和夫人都是惊喜的哭了起来,连呼感谢上苍,就知道小姐的病好了,但又不好进去相视。”

    边说边看甄淮,见甄淮脸色有所好转,就接着说。

    “等了好一会,才见龙王在儿子的搀扶下出来,我们纷纷上前祝贺,才知道小姐的病好是好了,醒也醒了,也能起身下地,整个人也很有精神,但是,小哥的吊坠,唉!”

    说到这儿不说了,龟丞相深深的望着甄淮,小绿豆眼眨也不眨,深邃而炽热。

    甄淮被他看的不自然起来,但由于他没说出吊坠的下落来,心中依然是一肚子的火,遂也没好气的回道。

    “吊坠怎么了,难不成自己飞了,还是因此坏了,假如是那样,俺也无话可说,你们放俺走就是了。”

    “呵呵,小哥又错会意了,若是飞了抑或坏了都好办,俺们安排盛宴款待小哥,感激小哥治好了小姐的病,可惜的是,那吊坠既没飞也没坏,现如今,那吊坠就在”

    说到这儿又停住了,却不好意再看甄淮,把脸扭向一边,低声道。

    咦,人都哪去了?

    甄淮此时才注意到,刚才乱哄哄的人群都散去了,房内只有老龙王、龙婆和龟丞相和他四个人了。

    “那吊坠才是就含在小姐口中。”

    说完这句话,龟丞相小心的看了一眼老龙王,似在问他,我这么说可以么。

    “就是这样,小哥想必会说,含在口中还不好办啊,吐出来就是了。”

    老龙王对龟丞相点点头,表示许可,那龟丞相又接着往下说。

    “问题就是,那吊坠既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而且,更为奇异的是,那吊坠竟然似一块黏胶一样,恰恰粘住了小姐的双唇,远远看去就好像小姐含着舌尖一般,你说愁不愁人。”

    甄淮听到这儿,心下恍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呢,唐医生没在么?”

    一时不明就里,甄淮问道。

    “唉,说起那唐医生来,也不是个地道人啊。他临走之际,不是留给夫人一句口诀么,其实啊,夫人所记只是上半句,后半句也是看到小姐这个模样,才猛然想起的。”

    “哦,那是什么?”

    甄淮一时好奇,跟了句。

    “甄淮吻去。”

    龟丞相声音极低,但甄淮还是听进了耳里。

    这?

    甄淮听后,顿时惊呆。

    这也忒不靠谱了吧,那唐医生不但知道我有个吊坠,还知道那吊坠能把小龙女的病治好不说,最后竟化为唇形黏住小龙女的嘴,还非要我去亲?

    我怎么觉得那么像小说啊,蛮精彩的,还好,没要小龙女做我的老婆,或者非要俺俩有个夫妻之实,就算俺的造化了。

    甄淮木愣愣的站在那儿,低下头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然他也不敢看老龙王和龙婆,甚至龟丞相,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既尴尬又愤懑,还有无可奈何的迷茫。

    你说这叫什么事?

    此时房内的气氛顿时微妙起来,是既尴尬又尴尬,谁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没奈何,龟丞相只好干咳一声,打破僵局。

    “事到如今,也只好请小哥前去一试了。”

    听龟丞相这么说,甄淮微微抬头看去,发现此时房内只有他和龟丞相了,原来老龙王也觉出了尴尬,拉着龙婆走了。

    也是,这种场合,你叫他们如何待在这儿,这求人治病,还求人去“亲”自己的女儿,换谁谁能张开这个口?

    也只有龟丞相合适。

    ...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