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相煎水云间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相煎水云间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八章相煎水云间

    “还怎么了?”

    甄淮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语调轻颤。wWW.QUduDU.Net

    “小龙龙,不带这么玩人的,你在考量俺的承受力?”

    虽然横下一条心,宰割任由人,但也不能不说点硬气的话吧,说就说让他们也难以承受的话,或者一时能给咱个痛快,也未可知?

    “哦,哦,小哥误会喽,都怪老朽一时情急,只顾小女的病情了,忘了小哥就在面前,失礼之至,还望见谅。”

    老龙王收回灼灼目光,讪讪一笑,算是赔礼了。

    “尚请小哥海涵,其实俺请小哥来,既不要小哥的心肝肚肺,也不要小哥的脑和肾,只用小哥胸前的那个吊坠即可,小哥还有什么疑问么?”

    说完,直直看向甄淮,在等待他的回答。

    我勒个蛋,这么简单?怎么不早说,看把俺吓的,险些尿裤裤。

    长舒一口气,甄淮一脸的无辜和莫可奈何,嘟囔道。

    “这不是小事一桩么,早说现在恐怕已经治好了小龙女的病了吧,只当拐弯抹角的耽搁这么久?”

    “这么说,小哥是愿意的了。”

    不待甄淮说完,大殿里的人竟都齐声问。

    “我,我。”

    这么多人都是鼓足了劲的叫,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刚才你们都做什么呢,个个和哑巴一样,噢,现在都争着表现了?

    我勒个蛋,我的耳朵聋了,你们知不知道?

    甄淮双手伸进耳朵,掏扯着,愤愤的扫视一周,发现四周的人在自己逼视下竟都躲避着,心里升起一抹自豪。

    而后把目光转向老龙王,也不说话了,点点头表示同意,反正我是摘不掉,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弄下来。

    “那就请小哥随我来?!”

    老龙王激动的连忙从云床上跳下来,对着甄淮就是一个请的姿势。

    到了这个时候,甄淮还能说什么,去呗。

    我还没见过小龙女呢,影视中都是和人一样的,那么这儿的是不是和影视中的一样呢,嗯,去看看。

    甄淮快步向前,跟在了老龙王身后,进了后庭。

    来到房里一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就是女孩子的闺房。

    床上躺着骨瘦如柴的小龙女。

    不就是一条大泥鳅么,脸是人脸,身子却是圆悠悠的一个****,也长着四只龙爪,鳞光片片,尾巴就是和鱼尾差不得的样子。

    怪不得影视中“孙悟空”叫龙王为“老泥鳅”,是差不多。

    是,俺承认,她的脸尽管也是瘦的皮包骨头,可是轮廓还是那么美,典型的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椒椒鼻,若是红润些饱满些,肯定是个美人。

    “参见父亲。”

    听到叫声,甄淮才注意到床前有个文弱青年,见他们进来,急忙向前请安,唔,他身旁就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年妇女,不用问,是龙婆了。

    “好孩子,来见过这位小哥。”

    老龙王微微颔首,对他道。

    “小龙见过小哥。”

    那条小龙在老龙王的指引下,一个见不来到之后面前,拱手道。

    “客气。”

    甄淮不习惯抱拳,见人家这样,不回应又不好看,只好现学现卖的抱着拳,朝前回礼,不过比起小龙来要生硬的多,也显得不自然。

    “你们坐,俺先回房了。”

    见状,小龙淡淡一笑,没在意似的对着老龙王道。

    “嗯,你且去,待为父与这位小哥治好你妹的病,在一起祝贺就是。”

    说完,又冲着坐在那儿一声不吭只是注视甄淮的龙婆道。

    “今天情形如何?”

    “还是老样子,进些汤水,这位就是你请来为女儿治病的小哥?”

    “嗯,是的,唐医生走了?”

    “嗯,走了,他留下一个口诀,说是照此做,就行。”

    老龙王闻言皱眉,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人都走了,再说什么有什么用,好在他留了一句口诀,看来是管用的了。

    唐医生?该不会是武侠小说里的四川唐家的吧,那唐家是制毒专家,既然能制毒当也会解毒了。再转念一想,呵呵,我该不会是武侠看多了吧,这龙王请的医生应该不是凡人,或许这唐医生是天上的神仙?

    “是什么口诀呢?”

    “现在还不能说,因为小哥脖子里的吊坠还没拿下来呢。”

    深深的看一眼静默无语的甄淮,龙婆有点焦急。

    “哦,是了,既然小哥答应愿意帮忙,就请小哥拿下吊坠好么?!”

    老龙王也是很焦急的口吻,很礼貌的对甄淮道。

    “当然可以,俺既然答应了你们,自然愿意拿下吊坠.....”

    “那就有老小哥赶紧吧。”

    老龙王和龙婆异口同声道,脸上都是欣慰之色。

    “可是,俺拿不下来。”

    甄淮瞧在眼里,心中也是很是焦急,此时只能双手一摊耸耸肩,做无可奈何状。

    “怎么回事呢?”

    还是异口同声的问,还是满脸的焦急,只不过此时多了份惊慌和忧虑。

    “俺自从带上它,还真试过几次拿下来,可无论俺怎么弄,就是拿不下来,要不你们试试?!”

    事到如今,只能让他们试试了,能拿下来固然好,拿不下来可就怪不得我了吧。

    甄淮看着他们,一脸的真诚。

    “哦?俺试试。”

    老龙王将信将疑的走了过来,伸手拽住了甄淮脖子里的吊坠,拿在手中仔细的看着。

    的确,那条链子是没有松紧的扣,不长不短的就挂在甄淮的胸前,没有松紧的扣?看来只能剪断了它?

    “这样做,小哥不反对吧。”

    “呵呵,你不妨一试。”

    甄淮淡笑,知道老龙王是什么意思,遂大方的对他说。

    老龙王眼中闪出感激,遂扭头对龙婆道。

    “快拿那把断金剪。”

    呵呵,断金剪?顾名思义,就是它的锋利能碎玉断金了?也许这次真能剪断呢。

    甄淮暗思。

    “嗯,知道了。”

    龙婆闻言,急忙起身拉开了龙女梳妆台的抽屉,拿出了一把剪子。

    不就是一把剪子么,还断金剪?甄淮看在眼里,没看出那把剪子有什么特别之处,遂微微撇嘴,却不言语。

    老龙王接过剪子,自然也把甄淮不屑的眼神看在眼中,并不点破,手轻轻一抖,一把斧头掉落手中,他拿起剪子对着斧头就是一下子,“咔擦”一声,斧头应声断为两截,随后手一抖,将那两截斧头扔在地上,才对着甄淮微微一笑。

    哦,他在示范,以此展示断金剪的厉害。

    甄淮点头,表示信服,示意他,既然如此厉害,你可以来剪断俺脖子里吊坠的吊链了。

    见甄淮并无异议,老龙王遂也不再客气,一步来到甄淮面前,伸出手捏住吊链,就将剪子夹住了吊链,微微用力一剪,却看到吊链毫无反应,竟是一点痕迹都没。

    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不由的使出了全力,可是那吊链依然纹丝不动,老龙王见状,头上的汗就出来了,瞪圆了双眼,咧着嘴,咬着牙,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可惜,那吊链还是不见动静。

    持续了足足有一柱香的时光,老龙王终于没了力气,脸色也由红转紫再到苍白,慨叹一声:

    “罢了,是天不佑吾儿么?!”

    老泪纵横,扔剪在地,痛苦出声,龙婆也是满脸愁云,饮泣不已。

    甄淮看的极是不忍,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才好,随口道。

    “那唐医生不是留了句口诀么,何不试试看。”

    “嗯?”

    老龙王和龙婆同时抬头,看住甄淮,惊诧道。

    “是啊,咱们怎么只顾悲伤,把此事忘了,多谢小哥提醒。”

    “快,快,唐医生留了什么口诀,你且试试?!”

    老龙王连声催促着龙婆。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