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我不想爽约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我不想爽约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六章我不想爽约

    随着“扑通”一声进入水中,甄淮觉出勒着自己脖子的那双手,抑或是别的什么东西,在此时稍稍放松了些,心下一宽的同时想好好吸口气,刚才的确憋的难受,简直跟窒息了一般,趁此机会喘口气吧。wwW.QuDUDU.NEt

    双腿并直双手紧贴在胯旁,甄淮美美的想。

    张大了嘴狠狠的吸一口气,却不曾想这是在水里,哪来的空气?嘿嘿,不用说,就是连着几口水进入口中,根本反应不过来的他只好咕噜噜连连往肚里咽,一个不及,呛在了喉咙眼,紧跟着一阵咳嗽,四肢也是霎时乱摇,俺的俺也,我怎么忘了我已经掉水里了?唉,赶紧闭嘴吧。

    水是暂时进不来了,好歹也有点氧气进了肺,甄淮觉得也稍稍舒服了些,整个人似乎有向上浮的意思,不由心中一喜,嗯,看来是没人拉我啊。

    立时双手微缩,双腿稍蜷,做好了向上攀游的准备,正要用力的时候,哎,就觉得腰间一紧,又有什么东西缠绕住了自己,拉着甄淮就往下坠。

    好么,我猜错了。

    甄淮咧嘴,一口水进来,咽下去。

    我怎么那么倒霉,处处被人算计?!

    我还真是晕过了头,刚才就是有人勒着我的脖子把我拽下了水,这刚刚有点转机我就忘了?还真是没好疤瘌就忘了痛?

    四肢用力的挣了几挣,知道是徒劳无功后,甄淮也就放弃了挣扎,既然无用何必多费力气。

    甄淮闭着眼,把双手还是放回双跨旁,并直双腿任由怎么摸也是找不到一点痕迹的那双手抑或是绳索拉着自己,迅速的往下沉。

    没多久,甄淮觉出眼前一亮,赶忙睁开眼来。

    唔,没水了?

    甄淮低头一看,我这不是站着呢么,嗯,这儿非但没水,而且地面竟然是水晶铺成的?面前那不是一座宫殿么?呵呵,虽说是座宫殿,也不大啊。

    和家里的房屋差不多吧,不过区别就是它是勾梁画柱,金碧辉煌罢了。

    台阶都是玉石铺就,大开着的两扇门上五彩勾出的画,人物花草栩栩如生且熠熠生辉,殿内上梁似乎悬挂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此时闪耀着耀眼的光芒,两旁影影绰绰似乎站满了人?正中也是一个高高的案几,案几上也是摆满的笔墨纸砚,和各种令符?案几后是一座云床?云床上坐着人?

    远点,看不清,我可以去看看?

    一时拿不准,甄淮犹豫着:我是去不去?!

    “小哥犹豫什么呢?”

    谁?

    甄淮猛然抬头四处望去,咦,没人啊,刚才谁在说话?

    “小哥找什么呢?”

    甄淮不得不低下头去,他听出了声音是来自地面,也就是说,说话之人极矮,以至于我没看到。

    呵呵,一看之下,甄淮笑了。

    那不就是一个小虾米么?

    当然,甄淮知道,在自己看来是个小虾米,其实是不小了,在市面上怎么也是罕见的大虾了,足足有三十多公分长短,约有十二三公分的粗腰,头顶上两根虾角(也只能暂且称之为了),虾须颤巍巍的抖,虾眼甚是好奇的看着甄淮,滴溜溜的转。

    原来是它在跟我说话?那么说这儿就是所谓的龙宫了?怪不得眼前是座大殿,摆设那么豪华?殿内的不用说,两旁的是虾兵蟹将和龙子龙孙了?龟丞相和龙婆应该也在吧。

    他在搜索记忆,小说和影视中都是这么描述的吧。

    “呵呵,我在找跟我说话的人啊,是你么?”

    这么一见,甄淮也就没感到害怕,更没有丝毫的惊讶和怪异感。

    一时轻松,他竟然忘了眼前跟自己说话的是只虾,他竟然称它为人。

    这哪是什么虾兵?没见虾抢啊。

    甄淮觉得有点好笑,唇角自然带出了笑意,微微撇着,笑盈盈的看着面前舞蹈着的那只虾。

    “嗯,正是俺,小哥来了,缘何不进殿去?”

    “进殿?我为什么要进殿?又没人请我。”

    甄淮依旧低着头,眯起了双眼,懒懒道。

    “呵呵,是我不对了,原是龙王派我来迎接小哥的,我倒是把正事忘了,小哥休怪,现在我正式邀请您,进殿,小哥肯赏光么?”

    “哦?我赏光怎么,不赏光又会怎么呢?”

    甄淮一听,来了精神,试探并打趣着。

    “这。”

    虾兵听甄淮这么说,脸上现出沉思和为难来。

    “实话告诉您,这殿您是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难不成俺们费这么大的劲,只是把你弄到这儿就完事了不成?!”

    “哦?原来你你们把我拽进水里的?你知不知道,我的正事还没办呢,若是耽误了我的正事,你们怎么赔偿?”

    甄淮眼看那虾兵语气渐渐转变,已无丁点的友善和随和,倒是越来越表露出强硬来,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粗一样,不由的也是怒气渐增,眯着的眸子渐渐收缩,冷光直直的射向眼前那小小的虾兵。

    “呵呵,小哥这是强人所难了,你真以为俺‘请不动’您?!”

    说话间,那虾兵身子一转,瞬间升高增粗,渐渐高大起来,嘿嘿,刚才还在俯视它的甄淮,此时却不得不仰视起来。

    哈哈,我说呢,小说以及影视中的描写原来也不是无中生有的?难道真有人见过这些个虾兵蟹将?

    我这不是见了么?那么说,难道我在说我自己不是人?!你说这是什么事啊,到最后倒把自己绕进去了,嗨。

    眼前的这个家伙倒还真是那么回事。

    甄淮坏坏一笑,蓦地抬腿朝着虾兵的肚子就是一脚,嗯,软软的挺舒服,就是怎么和踢在棉花上一样,找不到一个着力点?

    甄淮赶紧收回脚,抬头看向正一脸轻蔑看向自己的虾兵。

    那眼神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看的甄淮心头火起:是,我真他的倒霉,自从遇上三羊胡再得到这么个吊坠之后,是谁都能欺侮俺,谁都能戏弄俺,俺还就反抗不得?也反抗不了,你说俺真他的活着什么意思?

    “我说虾虾,你有本事,你能耐大,你干脆点好不好,杀了我,不然今天,嘿嘿,我还就不进去了。”

    这一句“虾虾”把那虾兵叫了个楞,随后再听甄淮这么说,刚刚举起的双戟停在了半空没敢下落。

    “你怎么知道俺的名字?俺就叫虾虾啊。”

    我勒个蛋,这么巧,甄淮闻言真是哭笑不得,叫“虾虾”本来是想激怒它的,现在倒好,成了它的名字。

    “好,很好,好的很,反正本小爷就是不进去了,你看着办吧。”

    甄淮一时没了辙,四肢一摊坐在了地上,不走了。

    “嘿嘿,你以为这样俺就没办法了?”

    虾虾一声轻哂,把手中的画戟朝着甄淮腰中插去,我勒个蛋,它还真打算杀了我?

    甄淮偷眼看着虾虾,见它将两把画戟举起分开朝着自己腰中插来,心中不由的还是一凉,随即悲哀叹道:还真是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人活到五更?临了,竟然还是个腰斩?我勒个蛋,还是古代酷刑之一,呜,这是什么事啊,我找谁惹谁了?

    嗯,那画戟触在了腰际?怎么又点痒?嗯,疼了,好小子啊,临了,你还要老子慢慢“享受”死的滋味,竟然不是一下只把老子杀死?

    咦,怎么不动了,就这样了?

    好一阵后,甄淮没觉出任何动静,不由的睁开了眼。

    好小子啊,你也忒会“玩”了吧。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