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十四章 慕佳人初邀

第十四章 慕佳人初邀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四章慕佳人初邀

    甄淮看着一股烟远去的汽车,不禁摇摇头:这个花姐,唉。www.quDuDu.net低头看到名片上印着:韩春花,下面是手机号和某个出租公司的名称。

    随手放进裤兜里,转身往家走。

    这个路口离家最近,所以甄淮要花姐在这儿停的,几步就到家了,何必再要花姐多转个弯呢。

    开门进家。

    家里这个时候竟然没人。

    唉,甄淮只能微微轻叹:最近一段时间,老妈倒是想开了,也不催促俺相对象了,可是却迷上了广场舞,每天都是很晚才进家,也不管老爸的死活了。

    老爸?想到老爸,甄淮心下不由一酸,时代不同就有不同的际遇,谁知道他会赶上下岗失业呢!如今这个岁数还要在外面打工?唉,这就是每每国家政策调整后,就会有幸运的也会有倒霉的,换句话说就是有笑的就会有哭的,谁赶上也没办法。

    看样子家里也没饭喽。

    也懒得去厨房看个究竟了,甄淮觉得闷闷的,刚才的高兴劲顿时化为乌有,遂怏怏的进了卧室,伸腿甩下脚上的鞋,身子一歪倒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甄淮睁着双眼看向房顶,慢慢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我怎么会对她---夏歆莲,思念那么强烈?!眼前似乎是她那双如水的眸子,荡漾着柔媚的光,热烈而殷切,是那么的勾人心神。

    甄淮边侧翻着身子,边暗暗责备自己,这是不应该的,很不应该。

    我守着街角这几天为的什么,不就是想遇到菲儿,认识菲儿?遇到菲儿,认识菲儿是为的什么?不就是想和她做朋友,想她今后能成为自己的妻子么?

    为什么现在却想念一个一面之缘,或许今后不会再有任何交涉的别人的妻子,尽管她是那么媚那么柔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那么的勾人魂魄,那么的令人想入非非?难道那是人的本能的体现,就是欲的渴求?

    继续翻转着,试图驱赶这浑身的燥热,甄淮纠结着,烦躁着,自己排解着,想阖上眼却怎么也闭不上。

    连番的闭上睁开,睁开闭上,又睁开,不由的生气起来,算了,不睡了,坐会。

    撑起身子,挪动双腿,倚靠在了床头上,伸手摸着床头边小厨上的烟,啪嗒一声打着火机点上,头微微倚着床头,闷闷的抽起烟来。

    袅袅的烟雾缕缕升向房顶,烟头处不时闪着忽明忽暗的光,甄淮渐渐的放松自己,慢慢的沉淀着思绪,静了下来。

    缩回手将烟头按灭,调正身子,身子一滑整个人顺在床上,顺着床头滑下来的头恰好枕在枕头上,还是睡觉吧,明天看怎么把菲儿叫出来,把今天要来的赔偿给她。

    “嗳呦”,甄淮刚躺好,感觉一个东西拥在了脖子里,很不舒服,不得不睁开眼看看是什么。

    伸手摸着,递在眼前,原来是胸前的吊坠。

    在黑暗中瞪大眼看着发出悠悠暗光的吊坠,甄淮无由的叹息起来,这如今时间也不短了吧,在今天我能吓住壮汉只是证明我有了内力,可是除此之外怎么见不到那些使者啊,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召唤他们,你说我戴着它有什么用处?难道只能如此?想要召唤那些使者另有方法?

    这么想着,甄淮一时也毫无办法,皱着眉头把吊坠攥进手心,阖上了眼,觉出有些困。

    一缕亮亮的光闪烁在眼前,甄淮睁开眼。

    看到手缝中缕缕晶光透出,手心里更是晶莹莹的发出光来,于是摊开手掌,看向手心中的吊坠。

    流缕光射向房顶,形成一个光柱,闪烁着环绕着并且旋转着,时暗时明忽闪不断。

    这般的没多久,在光柱中间竟然现出一个人影来,那人影旋转在光柱中,渐渐清晰,那不是郑浩么?郑浩似乎看到甄淮惊讶,微微一笑,微微颔首,旋转着消失了。

    不过盏茶时光,光柱中现出那另外几人的影像,走马灯似的在旋转中清晰,于旋转中消失。

    他们瞬间现身瞬间消失后,甄淮看到吊坠也在瞬间黯淡下来,没有了丁点的光,恢复了初时的凉在手心里。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我攥热了它的缘故?甄淮赶忙再次握紧拳头,把吊坠再次攥在手心,等待着。

    甄淮最终还是失望了,任他怎么攥,攥多紧,也不论他攥多久,那吊坠就是没有了光,没有了飘悠悠出来的使者。

    失望之下,甄淮随手将吊坠“扔”在了胸脯上,头一扭,闭眼睡去。

    迷糊中听到大门响,知道是老妈回来了,也没理会,身子一翻继续睡。

    “这小子几点回来的?睡觉了?”

    还是满满的埋怨和不满,甄淮双腿蜷了起来,手伸进大腿中间,佝偻着头,还是睡我的吧,依旧没做理会。

    脚步声近了,又转了回去。

    下巴似乎有东西?

    眼也没睁,甄淮缩回一只手摸着吊坠往上捋了捋,又把手放进两腿间,迷迷瞪瞪中渐渐睡着。

    一股强光照在脸上,甄淮觉出热,缓缓睁开眼。

    哎呀,天这么亮了,我又睡过头了?

    急忙起身摸手机,一看,才五点多。

    唉,紧张过头了。

    夏天原本天亮就早,太阳也是热情过度,早早的就露着个笑脸,将一身热量慢慢释放,在感染着大地。

    世界因此而激情。

    看来是不能再睡了,甄淮伸个懒腰,极不情愿的对自己说,似乎也在命令自己起来。

    嗯,今天还得见菲儿呢,我怎么能睡懒觉?起来吧,精神着点。

    想到这儿,甄淮一个鱼跃下了床,急急去趟厕所,急急进了洗漱间,拧开水龙头放放凉水,把水温调好,冲个澡。

    回到卧室,找出一身比较正统又不失时尚的衣服,穿上出门。

    来到等菲儿的那个路口,看到卖早点的摊儿不少,面条、馄饨、油条豆浆、大包子,吃点什么呢?还是油条豆浆吧,养胃合口。

    “你好,是菲儿么?”

    声音不是很高,语速也不是很快,咋听有点慢吞吞的,可是仔细那么一琢磨,嗯,字字清晰,抑扬顿挫的却是满含磁性,小心又温软。

    “是啊,你是?”

    菲儿也是刚睡醒?声音低低的,有些慵懒。

    “我是甄淮,昨晚我不是告诉你我回来了,把钱要回来了。”

    甄淮没说要回来的钱是修车啊,还是给菲儿疗伤用,这些没必要说。

    “你的胳膊好点没?去拍个片子了么?”

    此时甄淮加快了语速加重了语气,也渐渐提高着声音。

    这是必须的,也是说话的技巧,这也是甄淮从书中学到的,一直没用过,今天一试之下,自我感觉还是可以的,效果蛮好。

    电话那端,菲儿的声音透出感谢和好感,就是很好的例证。

    其实,甄淮也知道这是自己动了真情的缘故,我真的很喜欢她---菲儿!我愿意娶她做妻子,只是她会愿意么?!

    甄淮沉醉在遐想中,竟然忘了自己还在用手机和菲儿通着话呢,竟然在这时候魂不守舍起来,还真是忘情的很。

    “哦,哦,你说什么?”

    甄淮猛然反应过来,连声问。

    “你没听我说话?”

    明显流露出不悦,菲儿懒懒的问。

    “不.....不是啊,我一直在听,刚才,刚才好像有点走神。”

    甄淮不敢说谎话,也不想对菲儿说谎,只能实话实说。

    “出神?呵呵,不错,挺好,那俺也出神了,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呢?”

    菲儿打趣着甄淮,有点嘲讽的意味。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