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十章 好涩真君子

第十章 好涩真君子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章好涩真君子

    甄淮其实是真困了,但是他心里明白的很,黑妮帮他擦脸洗脚,最后把他的双腿抱在了沙发上,他都知道,他其实也想,真的很想。wWw.QUduDU.Net

    二十大岁的男人,体内荷尔蒙的分泌又正常,遇到投怀送抱的事,按说这该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美事,即便是遇到的那个女人相貌一般,甚至稍微有点丑,只要不是歪瓜裂枣的,都会喜滋滋的收到身下。

    缘何甄淮却不趁机将黑妮拥入怀中,一刻**呢?

    累和乏固然是主要原因,但更重要的是,甄淮知道这是黑妮的家。

    家的另外一个含义,就是男人和女人共同拥有的地方,换句话说,黑妮结婚了,她有男人。

    甄淮就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即使现在他体内正流淌着腾腾的欲火,但他必须克制住。

    君子好色而不淫,或许就是这个意思,甄淮这么理解。

    其实,黑妮在甄淮面前本来就是透明的了,那是黑妮没结婚前,他们在一个车上的事。

    甄淮是司机,黑妮是售票员,甄淮长得挺标致,黑妮暗暗爱上了他。

    甄淮也知道黑妮的意思,虽然知道黑妮不是自己理想的人,但出于好奇也罢青春的冲动也罢,甄淮就是不表明态度,任黑妮连番的殷勤,买这买那的不说,嘿嘿,每每没人的时候,甄淮就去她的宿舍,每每话说的动情的时候,甄淮绝对会趁机把她搂着又亲又摸,甚至,唉,将黑妮弄个光光,但是甄淮有时候都纳闷自己怎么能坚持住不跨出那一步。

    这也是甄淮谨慎慎重的地方,知道一旦跨出那一步,就必须要对黑妮负责,娶了她。

    眼前又闪出黑妮那瘦瘦的身躯来,鼓鼓的双峰,顶端两颗暗红的尖顶,紫紫的晶莹悠然,平坦的小腹上一个深深的脐眼,再往下,一片稀疏的森林,森林里一条细细的溪沟,弥漫着淡淡的咸腥味,两条紧致的大腿,虽然不是那么圆韵,却也匀称充满弹性,这就是年轻女人的**,对男人充满诱惑。

    每每这时候,黑妮都赶紧闭上眼,双手轻微的抓扯被单,口出喘出“咻咻”声,整个人也轻轻的抖,似乎做好了让甄淮随时冲锋陷阵的准备,等待着一场血与火的洗礼。然而,等待她的却是次次失望,最终她明白了,遂也熄了那份奢望,安然的和甄淮保持着朋友的关系,当然,假如甄淮烦恼了郁闷了,想要她陪他喝杯或者逛逛,她依旧是每叫必到,绝无半点怨言。

    甄淮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感激,因而他更加不敢动她,自从黑妮有了男人之后。

    黑妮,姓宋名佳黎。以前和甄淮在一个车上,甄淮是司机,她是售票员,自从改制之后,她去学了驾照,当上了司机,甄淮却变成了督查,就是每个车巡视看司机跑没跑准点,有没有私自带客的之类的事,自然也就不在一个班上了。

    今天就连甄淮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一时头脑发热的非要叫菜墩把她叫出来,害的她又请假。

    有点后悔,有点歉疚,甄淮此时也只能闭着眼,任由她伺候着自己,浑不知待黑妮转身回了房间之后,甄淮望着那散发着袅袅香气的茶杯,差一点泪就流出来了。

    微闭着眼,甄淮迷迷糊糊睡着了。

    “尔记住我告诉你的那些真言了么?”

    似乎有个声音响在耳际,又似乎回到了那个大殿中。

    甄淮一脸的错愕:“真言,什么真言?”

    “唉,孺子不可教也。”

    那老者微微轻叹,又将“身具百灵力,胸怀纯洁心,头顶光明环,手执大利器,脚踩无上链,周身为一体,生生不息气,俯瞰天下矣”念叨一遍,复圆睁双目,瞪视着甄淮。

    “你一句也不记得?”

    冰冷如剑直刺甄淮,甄淮一个哆嗦,嗫嚅着“当然记得,只是那时什么真言,我念叨了许久什么动静也没有啊,念它何用。”

    “好一个何用?难道你没看到你胸前吊坠有了变化?待到一定时候,你自然会拥有无上法力,召唤他们不是念念间么,何愁他们不听你差遣?!”

    越说越激愤,也渐渐怒气大增,声音愈加威严和森冷。

    “可,可,是.....”

    甄淮此时虽然吓的大气不敢喘,连连点头外,努力辩解着什么,但终究没说出个端由来。

    “呔,你去吧,要仔细揣摩用心体味。”

    见甄淮哆嗦不已,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耐烦的道。

    话音未落,随即一甩袖袍,似有一物朝着自己面门飞来,甄淮见状吓得一个缩头,整个人自大殿中跌落。

    “嗯,嗯.....”

    四肢蹬舞着,甄淮连连叫唤。

    “你醒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睁眼一看,黑妮正蹲在沙发前,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甄淮脸一热,神态有些扭捏起来。

    “我睡了多久了,没,没做梦。”

    支吾着,岔开话题。

    “没睡多久,诺,起来喝口水,醒醒神,回家吧,阿姨可是快一天一夜没见你了。”

    甄淮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嗯,有一点点烫正好,稍稍有点俨却不是那么涩,看样子她把刚才那杯倒掉了,又重新沏上的。

    眼中闪过一丝感谢,甄淮看着黑妮。

    “嗯,知道,一会就走,他呢。”

    “哦,出去打工去了,我们这儿,你也知道,企业都不景气,挣不着钱不说还多耗时间。”

    黑妮轻轻点头,自然知道甄淮问的是谁。

    “那你自己在家,可要注意,门窗关好,晚上谁叫门一定听清,或者猫眼里看看再开门。”

    “嗯,知道了。”

    “那好吧,俺回家了。”

    甄淮见黑妮频频点头很温顺的听着自己的话,不由得心里生出一股暖意,也就不好再说什么,遂起身穿上袜子和鞋,朝门口走去。

    在回家的路上,甄淮觉得有点恶心,胃里一个劲翻腾,阵阵酸气冲向喉咙,他极力忍着,待汽车来到一个岔路口,他赶紧让司机停了车,紧走几步蹲在了一个路旁的水沟前,张大了嘴。

    昨晚的泥水和今天的白酒还有啤酒掺在一起,不吐才怪呢。

    甄淮双手握住脚踝,暗自庆幸:没吐在黑妮家,毕竟还是不错的。倒不是怕出丑,黑妮给他清理污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唯一尴尬的就是甄淮怕吐在黑妮家里,弄一沙发,布艺沙发可不是那么容易清理的。

    “呕....呕.....”

    连呕几声,甄淮有点急,蹲的双脚发麻整个人晃悠不止,泪也出来了,就是吐不出来,恶心感却是越来越浓。

    一时情急,甄淮恨恨的伸手扣向喉咙,终于“哇”的一声,胃中的污秽一股脑倾斜在沟中,散发着酸腥的味道,就连甄淮闻在鼻中都觉得难闻至极,不由的伸手捏住了鼻子。

    这时微微的阵阵热风中,夕阳垂在天边,看着甄淮的窘态似是极为开心,在拼命的挣扎着不往下坠。

    然而,暮色却忍不住的浮了上来,薄薄的罩着夕阳,竟是那么绚丽那么旖旎。

    如此美好的景色下,甄淮却狼狈的呕吐不止,该是多么大的反差,又显得那么滑稽,假如你看到,你会笑么?

    肯定的!

    因为现在就有个人站着甄淮对面“格格”笑着,而且声音还那么悦耳,清脆。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