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第九章 温软的黑妮

第九章 温软的黑妮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章温柔的黑妮

    “叮.....叮....”

    一阵铃声把甄淮从沉睡中惊醒,睁眼一看,又是中午了。WwW.QuDuDu.NET

    这一醒,甄淮才觉得自己头疼欲裂,伸出胳膊胡乱的摸到手机,顺在了耳际。

    “哥,你在哪呢,昨晚一夜没回家?婶,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是不是只顾了**了?”

    嗯,是够**的,甄淮撇嘴苦笑,被鬼折腾个半夜不说,再找个小旅馆想睡个安稳觉呢,却又被这吊坠鼓捣了半夜,没死就是命大啊。

    “哦,知道,我马上回去,你去饭店定个位置,今天咱们好好喝点,另外,把黑妮叫上。”

    不再理会菜墩的絮叨,甄淮懒洋洋的打断了他的话,有点烦躁的说,随即挂断了手机。

    看来是不能再睡喽,甄淮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儿,思绪有点乱,昨夜被鬼戏弄了半夜累个半死痛个半死,来到旅馆想好好睡个觉疗疗“伤”,那吊坠又发神经,不但发出了光诱惑我伸手,还,还,嗯,应该是把我烤个半死。

    这其中都发生了什么呢,甄淮努力回想起来。

    那些事情应该都是发生在我昏迷之后了?

    眼前是一片旖旎的光,四周也是光?脚下是一朵五彩的云?身旁有奇珍异兽?鼻中是馥郁的异香?头顶是绚丽的彩梁画柱?那么我是在一个大殿里?

    眼前,缥缈的云中,有玉石雕刻的台阶?顺台阶上去,隐约闪现精致的案几?几上笔墨纸砚,似乎还有个玺?

    那个庞大的云床上端坐着一个人?是三羊胡?

    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不过听声音很像,不过那声音很低却透着威严,一时听不出。

    哦,对了,我胸前的吊坠怎么会在案几前悬挂着,而且还一直旋转?

    “甄淮,你来了。”

    那声音虽然柔和,也不冷漠,却让甄淮感觉不到丝毫的友善,听在耳中反而有一点刺耳,那是威严和高傲给自己了一种无形的压力,造成的呢?

    甄淮没时间捋顺,只能频频点头,无言以对。

    “这颗吊坠凝聚了所有的功力功法,甚至你需要的法器,然而你却一时打不开,自属正常,那你认为是鬼的东西戏弄你,也是极其正常的。”

    那声音不顾甄淮有何反应也不管甄淮听与没听,继续往下说。

    “怀圣而圣,遇心而心,怀遇圣心,百魅自退,我切传你一切心法,你回去自己揣摩,自会有所收获,自也能慢慢驱逐邪恶,来,你且记:

    身具百灵力,

    胸怀纯洁心,

    头顶光明环,

    手执大利器,

    脚踩无上链,

    周身为一体,

    生生不息气,

    俯瞰天下矣。

    速去,速去。

    呔,你还不去?”

    甄淮蓦然抬头,那旋转着的吊坠直朝自己面门飞来,一个躲闪不及,砸在了眉心中,甄淮一个闷声整个人向后倒去。

    就在这时,电话也响了。

    嗯,是了,好像是这么回事,甄淮努起脖子,看向胸前,没什么变化啊,还是那个吊坠。

    颜色好像有点变,以前是个白的,极白,现在有些黯了。

    我可是没戴几天啊,就是汗渍也不会沁的这么快吧,不止颜色黯了,那些个图案却似乎更加的突兀着亮色呢,还有那些纹饰极其透。

    这些变化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召唤他们,还是不会法力,更没有法器。

    在心里默念几遍那些似咒语又似功法的偈语,慢慢揣摩了会,一时没什么感觉,甄淮怏怏起身,洗漱了,顺手把衣衫洗了穿在身上,顾不得干湿了,好在是夏天,出门没多久就干了。

    不一会来到了平时常去的那个小店,进门看到菜墩和黑妮都在,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胡聊着呢,看到甄淮进门,黑妮欢快的叫声“坏哥来了”,起身跑过来伸手就往甄淮大腿上拧来。

    “别闹,注意点形象。”

    甄淮笑着躲避,一把抱住了她。

    甄淮拥着她坐到座位上,问菜墩。

    “点菜了么?”

    “还没,哥想吃什么?”

    “哥,这几天可是没钱,能吃什么,还是你点吧。”

    “别,坏哥,我点。”

    话还没说完,黑妮抢着说。

    “呵呵,谢谢妹子,你点吧。”

    甄淮也不再客气,顺着道。

    “那,你们喝什么,白的还是啤的?”

    暗暗拧一把甄淮的大腿,黑妮笑着问。

    “随便吧,什么都行。”

    菜墩赶紧接过去,他喜欢喝白酒,他也知道黑妮问这话是在征询甄淮的意思,唯恐甄淮说啤酒,遂赶紧说。

    “那就啤的白的都要点?”

    “好啊。”

    这正和黑妮的胃口,她也急忙道。

    甄淮笑眯眯的看着黑妮,菜墩此时也看她,倒把她看的害羞起来,连忙起身去点菜了。

    “哥,她不是又想你了吧?”

    “滚,尽说屁话。”

    甄淮自然明白菜墩说的什么,不由的白眼一翻,轻叱。

    “别不承认,今天我一说你来,她赶紧找人换了班,不是就为你么。”

    “哦?”

    甄淮一怔,还真是这么回事?

    “行了,喝你的酒吧。”

    才待说什么,黑妮回来了,故意挤着甄淮过去,坐下。

    甄淮心中一荡,分明感到黑妮那鼓鼓的双峰是可以的蹭在了自己身上的,手还趁机在自己裆部摸了一把。

    看来今天是这样了。

    不由的扭头看了一眼她,她也正双眼如钩的看向自己。

    其实黑妮长得很一般,身材瘦瘦的,胸脯鼓鼓的,皮肤黑黑的,就是牙白声音好听,尤其是那事的时候,很会叫。

    甄淮发觉自己又有了遐想,小腹中一股热气升腾,赶紧收回目光,对菜墩道。

    “来吧,喝,兄弟。”

    “喝。”

    菜墩和黑妮同时举起杯。

    “哥,你去哪儿?”

    菜墩喷着酒气,乜视着黑妮,他这是明知故问。

    “我?想回家。”

    甄淮环顾左右后,慢声道。

    “我送你?”

    菜墩倒会穷追,紧跟着说。

    “回你的家吧,坏哥这么个大人,用你送。”

    黑妮急忙伸手打了下菜墩,替甄淮回答。

    “好,咱回家,也寻人演个鸳鸯浴去。”

    菜墩一缩身子,继续打趣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嘴里仍嘟囔道:“宋姐,照顾好坏哥啊!”说完,哈哈笑起来。

    “神经,走吧,坏哥,去我那儿喝杯茶?!”

    黑妮冲着菜墩后背笑骂一声,扭头对甄淮娇媚的说。

    “有什么好茶?”

    看来是得去趟了,甄淮心说,随声问。

    “还用问,当然是龙井了,俺知道你喜欢。”

    声音中透着愉悦和欢快,黑妮脸上溢出光彩,媚声道。

    “好吧,那咱走。”

    甄淮耸耸肩,作无奈状,伸手将黑妮搂进怀里,跌撞着奔向马路,拦车打的去了黑妮家。

    到了家,黑妮开门进去,顺手抬起早已坐进沙发两只腿直直伸在地上的脚,脱去皮鞋和袜子,拿来一双拖鞋穿上,柔声道:“去洗洗吧。”

    “嗯。”甄淮应一声,却没起身。

    不是他不想去洗,是他感觉到累和困,也乏,整个人很疲惫,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睡觉,早没了刚才酒店里的冲动和激情。

    见他这个样子,黑妮心下也明了,遂也没再催促,将他的鞋转身放到门口的鞋架上之后,又去卫生间接了盆温水,先轻轻的给他擦把脸,接着就蹲在了甄淮腿侧,费力的抬起他的脚,用另一块湿毛巾给他擦了擦脚,将他双腿抱在了沙发上,进屋拿条浴巾盖上,深深看了眼后,转身回了房间。

    茶,此时还正冒着热气呢,散发着缕缕清香。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