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 > 其他类型 > 神魔诡道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道浅被鬼戏

章节目录 第七章 道浅被鬼戏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章道浅被鬼戏

    在菜墩的搀扶下,甄淮一步三晃的往回走,反正丑已经出啦,也就不再顾忌别人看自己的眼光了,不用回头看,甄淮也知道那个鬼就离自己不远,跟着呢。wwW.quduDU.Net

    甄淮边晃边揣测:怎么这么巧,我刚刚在无意中把六界信物炼化好,刚刚出门,就有鬼找上门,而且还在我什么都不会的时候?这个鬼使怎么知道我的?再说,即使碰巧遇到我,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为什么非要跟着我呢?

    不对,这其中肯定有“鬼”。

    呵呵,这么晃着走还真不错,至少很舒服,另外就是不少人看到我这个样子,都自觉的躲开了去,而且大都是眼底飘过一层惧色,随后自然是厌恶以及憎恨的眼光,这才是人最真实的反应。

    甄淮突然明白。

    唉,一直这么走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怕归怕,总得想办法解决吧。

    嗯,就这么地吧。

    “哎哟,坏了。”

    在一个岔路口,甄淮猛地站住,直起了身,冒出这么一句,把菜墩吓的一个激灵,险些松开了扶他的手,也一顿站住。

    “怎么了,哥,什么坏了?”

    甄淮用迷迷瞪瞪的双眼瞟了下菜墩,含混不清的问。

    “现在几点了?”

    “不到九点啊,怎么了。”

    “我说坏了吧,唉,我只顾出来和你喝酒了,还真忘了跟人约好八点半见面的。”

    看着菜墩不解的眼神,甄淮心底暗笑,小子,是哥不想拖累你,最重要的是哥不能让你看到哥的“丑态”,假如身后的那个鬼的确是冲自己来的话,哥只能编个假话支开你。

    “不会是美女吧。”

    菜墩一脸的惊羡,语气也酸酸的。

    “嗯,你小子说对了,是哥昨晚微信聊的,说好了今天八点半‘古典’见。”

    “什么,还‘古典’见?就你兜里那五十块钱?”

    菜墩还是意外,一脸的难以置信,外带蔑视。

    “怎么不行?哥,挂账。”

    甄淮豪气的道。

    真他的,哥还真没去过“古典”呢,那地方看起来就是不低的消费,装修的既豪华又精致,有好几次从那路过,哥看到里面的小姐们个个靓丽人人娇媚,就觉得这是哥消费不起的地方,要不是今天为了“赶走”菜墩,哥,还真不好意思编这个理由。

    但是,既然说了,约的是美女,去别的地方掉价不说,也显得不隆重,也有失浪漫。

    还挂账,去都没去过,挂谁的帐?

    “行了,你回去吧,现在都晚了,我得赶紧过去看看那美女还在不在,要是等急了走了,就别再想约出来了,唉。”

    说完,甄淮挣开了菜墩的搀扶,挺直了身子,整整衣衫,还不忘伸手躲过菜墩手中的矿泉水瓶子,往自己手心中倒点水,湿润一下头发,然后整个手掌梳一遍,拧身抬起胳膊往马路中一伸,拦起了的士。

    “见色忘友的家伙。”

    菜墩嘟囔一句,倒也没生气,看甄淮坐进了的士,遂也怏怏的拦车回家了。

    “师傅,去打把厂。”

    拐过弯后,甄淮对司机道。

    “你刚才怎么不说,这刚拐过弯来,你不知道刚才不需要拐弯直走就是?”

    “哦,师傅,对不起,一时迷糊,忘了,实在不行你别拐回去了,绕个弯就是。”

    甄淮对着生气,语气忿忿的司机说。

    “那就听你的,不拐回去了,咱绕个弯。”

    司机看甄淮像刚喝了酒没醒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反正打表最后你掏钱,愿意绕咱就绕呗。

    不多会,到了。

    下车,付钱,司机倒回车后,头伸出来,既好奇也似关心的问。

    “老弟,这个时候来这儿做什么,黑灯瞎火的连个人没有,就是约个美女,人家一看这地方,也不敢久待啊。”

    “呵呵,没事,忙你的去吧。”

    甄淮暗暗苦笑,你以为我愿意来,不来这儿去哪儿?

    “滴滴”几声过后,出租车飞驰而去。

    甄淮来到大门前,看着那不高的颇似栅栏般的门,瞅瞅传达室,幽暗的灯光,屋里似乎没人。

    尽管看似没人,可是甄淮还是不愿意从这儿进去,毕竟这儿是人常来常往的必经之路,万一碰上人,一时说不清。所以他还是决定再四处转转,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墙比较矮的地方,翻墙进去,也好找个宽敞的地方,和跟着自己的那个鬼“谈谈”。

    “别找了,就这吧。”

    当甄淮来到院墙西南角出,那个最高的墙外时,听到了这么一句沉沉的话。

    我就知道你是不怀好意,这么高的墙,是我能爬上去,还是你被我飞过去,抑或你托着我上去?其实无论怎样,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无论你被或者你托,抑或我爬,到半途肯定会被你掀也好摔也好扔也好的掼在地上,那滋味应该是相当的“痛快”!

    甄淮暗暗猜思,却不敢应声。

    正踌躇间,甄淮就觉得自己被人揽住了腰,紧接着整个人猛然上升,双脚就离了地,眨眼间就被提溜到了墙顶上,没有喘气的空,嘿,又身子倾斜着晃起来,似掉下去似不掉下去的在墙上荡起了秋千。

    “能问你个事么?”

    尽管听跳不停,喘息不停,甄淮还是勉强的开了口。

    “说。”

    “你我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把我悬在这墙上,晃悠着玩,究竟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什么意思?”

    甄淮听出那鬼似乎没什么恶意,但语气平平,也听不出有什么好意,遂无奈再次相询。

    “你不知道?还是在装?”

    甄淮只觉得整个身子一轻,哎,原来自己整个人平躺着朝墙下直直坠去,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这,这,四五米的高墙摔下去,会是什么情形?

    没法想,也不敢想。

    除了四肢乱舞之外,甄淮还真什么都做不了,最后也只能恨骂一声“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骂完了才发觉对鬼说这句话毫无意义,一时想改“老子做鬼也要去找你”,却没来得及。

    就听“扑”的一声,自己整个人落在了地上,却原来是个泥潭。

    水花,泥花一起溅起,落满全身,甄淮瞬间变成了泥人。

    满脸、满眼、甚至满嘴都是泥水,才待伸手擦拭一番,却不妨被人又整个的一翻,好么,整张脸霎时扎进泥水里,泥水顿时呛在了喉咙中,噎的甄淮喘不过气来。

    手,我的手呢?甄淮挣扎着想缩回胳膊撑起身来,再不起来,我非被憋死不可。

    可是,我怎么找不到自己的双手了。

    甄淮下意思的双手扑腾,似要找到可以支撑的地方,软绵绵的双手刚触到硬地,挣扎着就要起来了。

    就在他整个人似直未直的就要起来之际,却觉得腰间一紧,脖子中一凉,随即整个人翻起了滚,就如那车轮一般飞速旋转起来,水花、泥花似乎还有泪花混着鼻涕,四处飞溅。

    翻完了车轮,那鬼似乎还不过瘾,又将甄淮四肢这么一紧,脸那么一扣,嘿嘿,叠起了罗汉......

    “玩够了没有。”

    最后甄淮软绵绵的瘫在那儿,整个人都虚脱了,游丝般的仍不忘出口问道。

    “你真的什么都不会?”

    《神魔诡道》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qududu.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